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青春 > 轻轻吹---轻轻吹
  • 文章信息:
轻轻吹---轻轻吹

轻轻吹---轻轻吹

作者:还是那片蓝天

浏览量:

类型:青春

连载完成:连载中...

上架时间:2018-04-04

收藏
评价这本书:

最新章节:

图书介绍:
第一部青青校园情悠悠 第一章花季缘起 作者开篇话真情:尊敬的喜欢蓝天作品的亲们,感谢亲们的厚爱——一如既往的支持!请求鲜花收藏。请走进人间仙境天府之国,雅安世界茶都熊猫家园,石棉一绝黄果柑,大渡河金果长廊——还是那片蓝天的故乡,请到家里作客品尝黄果柑。 睿兰是个可爱的女孩,她甜蜜的春梦,一切都缘于读市二中入学的那天,那一次睿兰是韩滔下一届的学妹,迎新的时候他接的她。睿兰从小就爱晕车,大概是属兔(吐)的吧。因为晕怕了,所以每回一上车,她就抢着坐在窗边,把车窗打开,车一行驶,风呼啸而过,她高兴起来,还会站在母亲的腿上,一手握住前面座椅的铁把手,一手摇着铃儿,活象赶着向天边飞驰的魔法马车。这次路上颠簸了近三个半小时,头疼恶心等晕车症状持续了两个半小时,她的胃一直在翻肠倒肚,并且伴随着头晕和耳鸣,苦不堪言,这样感觉比晕针的时候还难受,在她濒临崩溃的边缘,车终于到了学校,但倒霉得很,刚下车她就憋不住一下子吐了,只是可惜她那双昂贵的鞋,被脏物溅的狼狈不堪。就在此时—— 一迭面巾纸出现在她面前:“别客气丫头——”睿兰心里打了个滚:“呵呵丫头——你比我——”她乜斜着眼,两眼挂着讥讽的笑意,缓缓抬起头一看,哇!好一位高挑清瘦的学长正关切地看着她,他那深褐色的眸子忽闪忽闪,那阳光般明媚的脸庞却又藏匿着男孩不羁的风范,他显然看出了她的不满,即补充道:“哦,介意了吧一见面就老气横秋,我的小妹也像你一样大——也读高一了,我一见她总是叫丫头。也许在家叫惯了吧,在外——呵呵——”韩滔耸了耸肩,青春的气息里透露着一种倔强的个性。看样子他确实比她大五六岁,韩滔那坦率诚挚的亲昵态度倒使睿兰无懈可击了。 “谢谢!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得叫你哥哥喏——正好我没有哥哥——”她感激地接过巾纸,边说边蹲下酥软的双腿,有气无力地清理鞋上的龊物,“不好意思,让哥哥见笑了,像只落汤鸡——”他接过她的行李,见她脸色苍白,没精打采、举步摇晃,韩滔正要扶她,不要!别人会误会的!睿兰缩了缩身子趔趄了几步,韩滔风趣地笑了:“不必难为情,你不是叫我哥哥吗?老实说,我的妹妹确实是我背大的。”他不容分说,几乎是半搀半扶着她走进学校。 第二章深山的金凤凰 从那时起睿兰就开始注意韩滔了,她发现他特别沉默,有很多心事似的,别人都说睿兰是小美女,可他连正眼也不多她一眼。难道说像睿兰这样时髦漂亮的城市女孩子他也看不上?听同学们说韩滔还没找过女朋友。后来睿兰经常找他,到他们班上向别人打听他的事情。才知道原来他就是被媒体炒作一时的市级第一个中考状元深山飞出的金凤凰——韩滔。家乡造就了他山水别样的秉性和那垒石般的骨骼。他家处大西南山区的大渡河畔,家乡造就了他山水别样的秉性和那垒石般的骨骼------他家在农村,上有八十高龄的爷爷奶奶要赡养,父母身体经常有病,下有一个读高一的小妹和一个读初二的弟,家庭经济不堪重负,早已四壁空空,债台高筑。他费尽心血去学普通话,练英文,他的求学生涯可以说很灰暗,一直念书、上课、考试、赚钱,几乎是拳打脚踢用尽浑身解数,他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假期。他卖过糖葫芦、卖过雪糕、卖过瓜子、也捡过破烂儿、挖过中药、采过蘑菇…… 学校知道他的家庭困难,只要有兼职的机会都来找他,同学们半开玩笑地说:嘿,听说你只要能赚钱什么都肯做。他幽默地回答:谁叫我是深山的金凤凰呢?是啊,这样拼命赚的钱,一半给自己交学费,一半给家里,供弟妹念书。家乡把他这只金凤凰神化了:文曲星下凡——韩家祖坟冒青烟,滔娃多有出息,读初中解一道数学题让数学老师函授三年(那时他在初三时,有一道数学难题,数学老师没有解出,而他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解对了。那个老师以此为由,向教育局特地提出离职函授)念高中就能当中小学生英语家教,不但能供自己还能供弟妹。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年年交上昂贵的高中学费的,当然就更不知,这只还不成型的金凤凰在他还不丰满的羽翅上正在与日俱增、每况愈下地沉积着层层厚重的浓霜严冰----- 这就是他的高中生活,虽说不可能每天都是阳光灿烂,但在他的心里却无时无刻都在闪耀着一个火红的太阳----    这使睿兰心悦诚服,五体投地。 同时心里总是甜甜的。 第三章学姐妹 学姐妹总是向她投来羡慕的目光,看着她就挤眉弄眼,你的眼光不错嘛!金凤凰歇在谁家的枝头上?睿兰总是抿嘴嗔怪:“別瞎说啊,他是我哥!”怎么不是哥呢?阿哥啊——接下来学姐妹们又嘻嘻哈哈玩着骂俏追逐的游戏。睿兰满校园追逐学姐妹,开心的嬉戏打闹玩耍。学姐妹们先绕着校园边跑边逗,最后她们以睿兰为中心,缩小包围圈,像众星捧月一般把她托了起来,睿兰即刻成为她们的偶像,她们的天使;霎时间惹得群花笑逐颜开,美丽的校园宛如撒满七彩粉在闪烁,快活的百灵鸟儿正在扑扇着洁白的翅膀,轻轻地飞翔,... 睿兰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沉静的心中像灌了蜜,温馨且充满着淡雅清幽,不着痕迹却让人心动。那一天在课堂上——    第四章课堂走神 这是一堂语文课,平时睿兰在课堂上,她很难得分心,最近却老是无法集中精神专心上课。老师提问时她不知所措“啊啊!嗯,嗯!”或者风马牛不相及的乱说一气,弄得老师啼笑皆非。老师问:“你今天走神了是吧,想什么呢?”同学们期待的眼神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她的脸上,老师眼里有的却只有她看得到的责备。课后,语文老师把她叫进了办公室。首先谈到如下几点:第一,高中生早恋的利弊。老师引用哲学上规律性的原理,说明人生的发展规律是先在学生阶段学习知识,然后进入社会成家立业。所以,在学生阶段恋爱是违背规律的行为,谁要是去做,谁就会受到规律的惩罚;第二,指出早恋的意义。通过她搜集的一些事例说明在高中阶段谈恋爱成功的几率几乎是零,所以,早恋是浪费光阴、伤害情感的行为,没有任何积极的意义;第三,得与失是矛盾的双方,“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得必有失。一个人要干成一件事情,需要百分之百地投入才行,如果你选择了学好知识、考上大学就不能涉足早恋,反之,如果你选择了早恋,你别想能把学习搞好。 同时还举出像马云、李开复等成功人士的经历来加以说明。并指出许多学生自己也明白上述道理,但就像吸毒一样,理性往往难以战胜感性。最后老师单刀直入:你是否早恋了?或者说是一种朦朦胧胧的向往。 语文老师激动的嗓音,使得办公室里的别的老师不得不往这边看。 睿兰脸一热,低头拨弄了一下自己额前的短发,抬头看着语文老师。开启干涩的嘴唇:“老师,我没有啊——。” “那天我从窗户看到你和韩滔——对了同学们都在议论——” “谁谈恋爱了?那是我哥——”睿兰急切的辩解。 “真的吗?”“真的!”语文老师拨通了睿兰家里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睿兰的妈妈---- 想不到睿兰给妈妈一份满意的答卷:“妈妈,女儿没有涉足恋爱,别听老师和同学的捕风捉影。我没有哥哥,但妈妈难道就不能允许女儿认一个哥吗?” 弄得语文老师,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这件事惹得韩滔怒发冲寇、暴跳如雷,敲着睿兰的脑门威胁地说:“丫头,上课不准走神,认真听讲,小心当哥的揍扁你的脑袋!\"含蓄的说完,极怜爱又无可奈何地笑笑。而睿兰则耍赖地伸伸舌头,确实他就是她最够资格的哥哥,她是幸运的。 第五章雾里看花水中月 雾里看花花逊色,水中望月月朦胧。花季如梦昙花现,醒笑对愁思无言。从那之后睿兰就经常轻轻地哼着那英那首《雾里看花》,她深情的唱出“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辩这变幻莫测的世界....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绕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她觉得这歌能表达她梦中的思绪。岁月流失,往事不堪回首,随着年纪的增长人生阅历的丰厚,世事的无奈让她再一次发自内心真切的感慨:“原来校园青春花季有一种淡淡的思念叫‘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才发现那英深切的演唱其中所含的哲理.但她却不需要一双慧眼,因为她不想把这纷绕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更不想真真切切! 还是让这青春花季的朦胧美梦,伴随着自己天真的外表和嘻闹的言语,在无声的风中逝去,她只有默默的无声无息地安抚着久违的心灵,向书山前行---- 之后的一个月,睿兰忙着期末考,韩滔忙着毕业,忙着离校。就这样他们大家在忙乱中走到了分别的最后时刻。 第六章、懵懂的青春校园梦,在轻轻的春风里走了过去 7月又是一个分离的季节,冲杀驰骋于考场之后的轻松,在无形中夹杂着极度难以言表的伤感充斥其间,韩滔毕业了,睿兰还要留校继续完成学业,他们不得不各奔东西,从此天各一方,难再聚首。却也到了分别的时刻,是同窗的情谊、真挚的友情?还是那雾里看花水中月的青春校园懵懂的梦——在这一刻却显得弥足珍贵。他们共同在校园学习,互相帮助,在成长的路上一路走来,一年寒窗岁月在珍惜中流淌,从陌生到熟悉到无话不谈的兄妹,相聚的筵席即将散去,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骊歌甜蜜的清风——轻轻吹,轻轻吹 那一天阳光灿烂,熙熙攘攘的火车站里又上演着一幕幕催人泪下的伤感离别情剧,拥挤的站台上人们在执手相看泪眼,跟在火车后哭泣追赶。有上千万和她一样前来送别的人们继续扮演着这个悲情的角色。 此时此刻,他俩却被绵绵惆怅的阴霾笼罩着,他们情绪阴沉的站在月台上依依惜别。最后是睿兰先哭了出来,韩滔再也忍不住了,只好扭转身,清泪两行,泪水比将行的路还长。列车快启程了,韩滔颤栗的说:丫头,别哭,你永远是大哥最疼爱的妹妹,别忘了给我打电话,别忘了给我写信,别忘了努力学习,别忘了按时吃饭,天晴阴雨别忘了随时增减衣服,别忘了...... 韩滔一句一句的嘱咐,睿兰只知道低着头哭,只有哽咽机械地嗯,嗯!--他用发抖的手轻轻扶起睿兰额前的发,温柔的吻了她----这是睿兰得到的第一个唇的爱抚。温烫的唇让她泪如飞瀑!看着缓缓离去的列车载着哀伤走向远方。她苦涩的心已经剧痛到极点,她强忍甜甜的悲伤,清爽的风儿拂过,撩起她的衣角,她缓缓地挥动着告别的双手:列车啊,请等一等——我愿化作一缕甜蜜的清风——轻轻吹,轻轻吹,伴着那只深山的金凤凰凌空翱翔---告别总是令人伤感的,尽管这次告别已经早早开始了酝酿,但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无法抑制流淌在心底的隐隐酸楚,稍一触及...挥动告别的双手, 太阳在山头又一次挥动告别的双手。曼舞轻起,除了离别的感伤,更多地还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轻轻吹,轻轻吹 第二部我们来相见  五年后---- 第七章 “三支一扶”我来啦 作者开篇话真情:尊敬的喜欢蓝天作品的亲们,感谢亲们的厚爱——一如既往的支持!请求鲜花收藏。请走进人间仙境天府之国,雅安世界茶都熊猫家园,石棉一绝黄果柑,大渡河金果长廊——还是那片蓝天的故乡,请到家里作客品尝黄果柑。 睿兰大学毕业,经过自愿报名、资格审查、考试考核、集中培训、资格认定、签订合同、上岗任教这些程序走上了“三支一扶”支教的行列,真正唱响“到农村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现代青年主旋律。 睿兰和大部分特岗教师一样从上大学时所在的大城市来到了一个穷乡僻壤偏僻落后的小村庄。第一次妈妈陪她来看校。从县城通往学校的机耕道还没有硬化,坑坑洼洼的,颠簸在路上的车子就像是风浪里的帆船,人在里面左右摇摆。 “哎哟妈妈,翻肠倒肚连胃里的饭都快抖出来了。”妈妈安慰她:“女儿不用担心,连户路机耕道的硬化国家很重视,近几年就会建设好的。”还有恐怖的十弯九掉头,弄得司机提心吊胆,额头冒汗。四五十里的路,本只需半个多小时,在这却用了将近两三个小时。终于到“站”了,下车却无处落脚,由于刚刚下过雨,地上的水还没干,与泥混在一起,有一脚颈的泥浆。“呵呵真是硬化的‘水泥”路呀!’”睿兰幽默的说。 她们踮着脚走进校园,小小的院子,砖头铺砌的地面,唯一的一栋两层的教学楼,还是外地捐盖的希望工程。校内除了几颗树之外,别无他物,更别说体育器材与教师宿舍了。女校长告诉她们,由于没有住宿条件,学校就在村里给她们租了房子。但由于时间紧急,当时门和窗户都还没装好。不用怕,每天由我陪着她们几位年轻的女教师。 女校长这样告诉妈妈。眼前的条件使充满激情与梦想的年轻人,不得不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来到这远离家乡的偏僻落后的小村庄选择一个教师职业?难道就为了爸妈所谓的“稳定”?我本身就是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小爸妈就教育我们姐妹,只有好好学习才能脱掉农字皮离开那一亩三分地;只有好好学习才能不像爸妈那样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那么辛苦;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有所作为。于是我立志好好学习,最终虽然不是很好,但也考上了大学。但是,大学毕业后,我却又回到了农村,而且是比我家乡更落后的农村!随着班级的分配,她的教书生涯也正式开始了。 “叮铃铃......”预备铃突然响起,当她第一次踏上讲台这方略显狭小实则广阔的“方寸之地”时,台下的学生起刷刷的起立喊着老师好!同学们好!她不由自主地融入了这个多位一体的集体。那一双双像大山一样热情好客的眼神向她投来。当她能从教师的视角与那一双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交汇时,她是那样欣喜又坚定地告诉自己她见到了天底下最美丽的星星。是啊,瞧这大山深处的孩子们,有的孩子还戴着尾巴帽呢。他们像大山一样结实、健壮。他们像大山一样充满幻想,天真可爱、纯洁活泼。 山里的孩子,山里的孩子,她信誓旦旦地下决心:我要——不!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把他们雕琢成世界上最美丽的钻石。本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但当她看到下面一张张充满童真的脸,一双双充满兴奋、渴望的眼睛,她的紧张早已飞到九霄云外了,尽情的与他们交流着,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伟大”、那么“富有”。 同学们,你最喜欢玩什么游戏呢?踢毽子,打乒乓球,跳皮筋……如果你问到我,她卖了一个关子: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人头,但是就是少了什么。“哈哈老师你的这个人头怎么没有鼻子、眼睛、耳朵、嘴巴什么的啊?”“哈哈莫不是个五官废人吧!”大家的兴趣被激起了。“同学们没有五官行吗?”“当然不行!”同学们齐声回答。“哪怎么办呢?”下面的同学七嘴八舌嚷开了。有的说老师给添上。有的说我们大伙儿添。老师一摆手,毫不犹豫地说:“我喜欢“画五官”这个游戏!” “画五官”?也许你会感到惊奇。在人脸上画五官有什么好玩的,可是这个游戏就是与众不同,它虽然简单,却很有趣,能笑声不断,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游戏规则吧:首先把自己的眼睛用纱巾蒙起来,老师给你们一支粉笔,准备好之后就可以开始了。一个人蒙上眼睛,再在原地转2圈,然后从自己的座位慢慢地摸索着来到讲台黑板前面,试着在黑板脸部头像画出正确的五官。请同学们注意:一不要弄虚作假一定把眼睛蒙好,但是不要蒙的太严;二是上讲台要小心不要被凳子绊倒。大家别看“这游戏听起来蛮简单的吗!”也许你会这样说,可是,当你去尝试时,就会感到它的困难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一组选手的“精彩”表现吧!第一组的同学开始了。 第一个选手被老师用纱巾蒙着眼睛,摸摸哈哈笑嘻嘻来到讲台,她拿着粉笔在黑板头像的位置,这儿画画,那儿点点,试着画了起来,下边同学拍着手叫好。“画错了画错了!——”“在左在右——”“在上在下哈哈——”有些人故意搞笑添乱瞎指挥。 这个同学摸索磨蹭了半天结果把眼睛画在了头上该长头发的地方,把耳朵画在了长嘴的地方,下面的同学发出开心的大笑。第二个选手却把眼睛画在了下巴上。第三个选手更搞笑,把眼睛画在了该画鼻子的地方,这时,我们下面的观众早已乐不可支了,有些人强忍着笑声,捂着嘴巴,一鼓一鼓的,活像一只只大青蛙,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笑声从他的嘴里溜了出来。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大家都疯狂地大笑起来。 第二组的又接上。好戏又开演了!大多数人都把鼻子画在了高于眼睛的地方,更好笑的是有一个人居然把鼻子画在了眼睛上。“哈哈哈……”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有一个人笑得气都喘不过来了,脸上白一块,红一块的,脖子一伸一缩的,像一只乌龟在伸头缩颈…… 第三组也跟着来,大家画得各不相同,但大都画在了脸外,有些人甚至把嘴巴和眼睛重叠在了一起……全班同学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最后一组也不示弱,也同样引发了全场的爆笑。那笑声响彻云霄……在同学们的阵阵笑声中,我们的新老师进行了总结点评。然后用彩笔在黑板上大书:《画五官》她宣布今天的作文课开始,下面我们来竞赛一下,看谁用最短的时间把今天的活动写下来——接下来,新老师巡回指导。十分钟以后有学生举手展示“杰作”的时候了。新老师请这个同学念他的作文:  <<闭眼画五官游戏>>    这天是周一上午,新老师组织我们班举行了一次闭眼画五官游戏。游戏开始了,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没有鼻子、眼睛和嘴巴的头像,老师让同学们轮流上去画五官。第一个上场的是阿娟同学。老师用纱巾蒙住她的眼睛,然后拉着她转了两圈,并轻轻地向前推了她一下。只见她慢慢地向前走去。同学们齐声叫着:“向前,向前,向左。”眼看就到了同学们齐声欢呼:“停!”她摸到了黑板,离那张没画五官的脸还有一尺远,她就开始画起来了,还没等她画完,教室里立刻响起一阵笑声。她一把扯下纱巾,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真像一个大头儿子。她笑了,大家也乐得哈哈大笑,老师也笑了。 第二个上场的是阿牛,他先选了个位置站好,估计了一下离目标的距离,心里盘算着怎么走才能找准位置。这时,老师给他蒙上眼睛,拉着他在原地转了一圈。谁知这一转,让本来眼前漆黑的他,一下子不知所措,转得晕头转向,幸亏老师把我向前推了一下,他走向黑板,终于摸到了黑板,心想:应该就是这里吧。于是拿起笔就开始画,没想到还没画完,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笑声,他想:肯定坏了,不知画成什么好笑的样子了,他急忙拉下纱巾一看,位置虽然找对,但却把耳朵画歪了。游戏结束了,同学们还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我却还是为自己没把五官画正确而懊悔。哎!有时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其实并不容易。还是新老师说的对:“看者容易做者难哪!” 这时铃声响了,教室里又响起哗哗的掌声----- “有写好的同学交来啊,没有写好的回去写吧——”新老师收作业了。就这时,女校长在喊:“特岗老师在办公室集中,宣传部的韩部长看你们来啦——”睿兰抱着作业朝办公室走去。什么韩部长?
章节列表: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