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文学 > 四大名著 >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七)

时间:2018-01-11 09:0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贾府那些客人 ----- 做客不容易(一) 黛玉做客的第一天就感到真心的累 作者写的第一个客人是黛玉。 黛玉算是贾府的正经亲戚,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她是贾母的外孙女,是贾母特命人从扬州接了来的,别的客人,都是自己上门,黛玉是被主家接来的。 贾母以自己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一)
 
黛玉做客的第一天就感到真心的累
  作者写的第一个客人是黛玉。
  黛玉算是贾府的正经亲戚,有血缘关系的亲戚。
她是贾母的外孙女,是贾母特命人从扬州接了来的,别的客人,都是自己上门,黛玉是被主家接来的。
  贾母以自己的行动,表态了,她对这个外孙女的重视和疼爱。
 可就是如此,黛玉初入府,还是面对了大坑小坑明坑暗坑。
  第一个坑是邢夫人的留饭,邢夫人到不是有心,此时的邢夫人还想着奉承贾母,所以热情招待黛玉,也是为了示好贾母。
  可是黛玉真的在她这里吃了饭,再去拜见二舅舅,自然失了礼仪,而且她第一顿饭自然要和贾母一起吃。幸而黛玉年纪小,却熟知礼仪。如果说黛玉通身的气派是林家的教养好,那么这份知礼识情,就是她天生的聪慧和敏感。
  黛玉婉转的表态,用的礼仪,邢夫人这才做罢。
 第二个坑是王夫人挖的,王夫人自然是有心,王夫人出身大家族,规矩礼仪尽知,却还要让黛玉做贾政的椅子, 这可是成心了。若是换一个莽撞的孩子,真的坐在那里了,恐怕不几天,就有流言说这孩子目无尊长了。
   黛玉忙谦让不坐,一个小姑娘,如此应对,非常合规矩。最后是挨着王夫人坐了。
  接下来王夫人又说让黛玉远宝玉的话,黛玉马上还击,她来了自然是和姐妹们在一起,如何会招惹宝玉,这说的是礼节,按宝玉的年纪,天天读书上学,如何会和小姑娘们玩耍。王夫人不得不说,是贾母娇惯。这就说明了,不是黛玉招惹宝玉,是宝玉没有按规矩去外院读书。
  然后是晚饭, 从坐在哪里,到饭后茶第一杯是漱口,都是细节决定礼仪。
  黛玉都一一过了关。
  没人告诉她贾府的规矩,她都用心观察学了过来。
  然后是宝玉摔玉,这一次黛玉不好有什么表态了,她不过说了句真话,宝玉摔他的玉,其实不关黛玉的事,是宝玉疯魔了,可是还是让客人难堪。所以黛玉才会垂泪。
  在家千日好,出门总是难,做客的第一天,黛玉就感到真心的累。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二)
 
客人宝钗------长居太难
  宝钗一向以人缘好得名,但再好的人缘,客人也不好做。
  薛家不差钱,所以一住进贾家,就表态经济自理,不过是白住着贾府的房子。
 给宝钗挖坑的人少些,邢夫人和王夫人素不投缘,对王夫人的亲戚,自然不会招待,通观全书,没有邢夫人和宝钗的文字,直到薛姨妈看中了邢岫烟两家联姻,才算和邢夫人也成了亲戚。
  王夫人不会给自己的外甥女为难,所以宝钗轻松的过了贾府邢王两位夫人这一关,而贾母也不会单独请宝钗吃饭,所以餐桌礼仪也免了。
  薛宝钗毕竟是和母亲兄长在一起,一家子人在一起,毕竟有底气,不似黛玉孤零零一个人。心态不同,所以全书看下来,宝钗不敏感不忧伤。
  宝钗一进府,人们就拿她和黛玉相比,年纪相仿,都是客人,结果是都说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不及宝钗得人心,估计这个人心也和宝钗舍得花钱,个性温和有关。黛玉是没耐心敷衍贾环,宝钗还能和贾环一起玩掷色子。
  因了金玉之说,宝钗总让黛玉讽刺,这也难怪,谁让薛家满府里传播金玉相配的传言呢,薛家要不说,谁知道,都传到黛玉的耳朵里了,太不把青梅竹马的双玉当回事了,就算是婚姻是父母之命,那黛玉和宝玉的来往,可是贾母促成的。也算长辈成全。
  这时候的宝钗都是沉默似金,她知道黛玉年纪小,她如果和黛玉纷争,输赢都是她输了,而且血缘天性上贾母疼爱黛玉,如果宝钗气哭了黛玉,贾母一定会恼。薛家可不能得罪贾母呀。
  贾府表面上赫赫扬扬礼仪之家,内里却是暗斗不断,一片混乱。
  宝钗有机会参与管家,估计那段时间,她把贾府的情形摸了个透,上层如何的没有战略规划,中层如何的争权,下层如何的争利,她都明白。
  所以宝钗才会自己拿着角门通往薛家的钥匙,她一进来马上锁门,如此的谨慎,实在是怕了贾府的混乱。
  夜抄大观园之乱,宝钗马上以照看母亲为由搬离,这时候贾府的矛盾冲突已经公开化了,她必须得走,她不想陷入事非圈里。
  然而探春那句话,亲戚们关系好,也不必要死住着,这话分明不客气,也点明了,没有一家主人,愿意家里常年住着客人,太不方便。谁家没点隐私呀,谁愿意让个外人瞧见呀。
  明慧的宝钗听了这话,估计心里的叹息是,还是走得晚了些。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三)
 
  湘云-----最快乐的客人
   在黛玉眼中,贾府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在宝钗心上,是人人跟前失于应候。
 
  只有在湘云那里,贾府是一个乐园,可以参加诗社,可以大口喝酒,可以大块吃肉,可以睡在石凳子上,何等洒脱自由。
  湘云这个客人和宝钗黛玉不同,宝钗一家在贾府一住几年,而黛玉是寄人篱下,无处可去。湘云是常来常往,是小住,是典型的做客。而且史府是贾母的娘家,全当湘云是史家与贾母的一个联络员吧。
  所以众人看湘云到真的是客人。
  史府的经济应该是四大家族里最先出问题的,只装个面子,湘云在家做针线到三更半夜,史府里的针线,都是女眷们自己劳作。贾府的晴雯还不是头等丫环,都横针不拿竖线不动,养的指甲长长的,比湘云还自在。难怪袭人说,她的待遇,一般寒薄人家的小姐都比不上。
  这也罢了,小姑娘干点活计,原也不是坏事,只是没娘的孩子,谁心疼呀,略给别人做点活计,那些奶奶太太还不受用,想必是刻薄言词了。规矩又大,一言一行都有人管束着,哪里能令湘云舒心。
  所以湘云盼着到贾府,成了笼子里的鸟儿放了出来。
  这里有一大群同年纪的姐姐妹妹,一起说笑一起聊天,一起做诗,还能和宝哥哥烤肉吃,还能参加宝玉生日晚会,这才是年轻人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还有个知人情事故的宝姐姐,她说了句请客,人家就请了她去,替她安排筹划,出钱出力,还再三表态,不是小看,是帮忙。
  难怪湘云赞宝钗,湘云这样的女孩子,最是单纯,别人一点善意,都是让她欢喜。
 她喜欢贾府,那个美丽的大观园,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最重要的是没有管束,可以任意的挥洒她的个性。
  当然随着年纪长大,她也知道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比如她和宝琴说,王夫人不在房间的时候,不要在那里,那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
  一句大实话,却也让人触目惊心,什么时候赵姨娘那般威风,连贾母的亲戚都盘算了吗,湘云说出那样的话,应该是吃过暗亏。一个害字,可知尖锐。
  听闻岫烟被迎春的丫环婆子刻薄,她要去打抱不平,这个女孩子身上有着最本质最天然的直和真。
  不管怎样,她还是喜欢贾府的,每次离开都不愿意,眼泪汪汪的,还要叮咛宝玉,贾母想不起来接她的时候,宝玉要提醒着。她也知道,她在贾母心上的份量,并不是第一。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四)
最清贵的客人------妙玉
  妙玉入府,是贾府下了贴子请来的,林之孝家的是经办人,王夫人答应的痛快,既然是官宦人家的小姐,骄傲些也正常,下了贴子就是了。
  王夫人素日办事都是和气的,很有大家风范。
  妙玉入了大观园,她是因了元妃省亲,才进了栊翠庵。
  妙玉自己身边服侍的人不少,排场不小,规格和贾府的小姐不差什么,她的茶具,比贾府的还有来历还奢侈的。
  妙玉的清贵在于,她对贾母都只是敷衍,贾母带着刘姥姥和诸人进庵,她上了茶,就拉了宝钗黛玉别室喝茶了,把贾母诸人晾在院子里,贾母在府中,什么场合,都是众人捧着,唯独在这里,在妙玉眼中,和她说话,还不如和钗玉姐妹聊天呢。
  后来一行人走了,她因刘姥姥用过的杯子,暗恼,还是宝玉讨了人情,送了刘姥姥,还让小厮提了水,好让妙玉洗地。这一行动,其实挺让人郁闷,贾母如果听说,她们一行人走了,妙玉安排人洗院子,不知心中如何感想。
  黛玉问了句泡茶的水,妙玉就讽刺黛玉品不出雪水,是个大俗人,让清雅的探花千金无语。
  冬天红梅开得好,李纨看中了,可是没打发人去取,反而让宝玉前去,说了一句,可厌妙玉为人,我不想理她,这句话一出口,让人吓一跳,李纨原是大观园的管理者,妙玉居然还开罪了她,没写二人因何结怨,也许是李纨恼,妙玉根本没动眼皮。
  作者的判词说妙玉过洁世同嫌,所以纵然气质美如兰,而最后的结局也是违心愿。妙玉的心愿是什么呢,她六根不净,似乎也并不是真的想出家一辈子。她的修行本是身体娇弱,不得以而为之。
  连李纨都是可厌妙玉为人,那么讨厌妙玉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幸而栊翠庵的大门一关,妙玉还能装听不到。
  中秋夜月,妙玉一个人出来赏月,才遇了黛玉湘云联诗,那是全书中唯一的一次少见的亲切,拉了二人去庵里喝茶续诗。
  如果贾府不中落,妙玉一辈子在栊翠庵里,到是个清净自在地。
  不过她是客人,早晚还是要离开这里的。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五)
  最得宠的客人亦是棋子----宝琴
  宝琴其实时来投奔婶娘,她是薛家的亲戚,和贾府真没什么关系。
  一出场,以美貌可爱惊动了贾府。
  贾府的人不是没见过美人,飘逸如黛玉,艳丽如宝钗,可是在宝琴面前,都似乎落了下风。
 
  探春直接就说,连宝钗和这些人都不及她。而贾母的态度呢,逼着太太认了作干女儿,一个逼字可说,贾母态度何等激烈,那是说一不二,王夫人不得不从,没人知道王夫人的心态,想必不太情愿。王夫人不是情绪化的人,她冷静稳重,不干那些兴头上的事。对于美人,她天生不喜,如果宝琴是个丫环,早打发了。
  贾母不是白让王夫人认干女儿的,认了之后,成了贾母的干孙女,留在自己身边,这是只黛玉才有的待遇,可黛玉这个客人和贾母有血缘关系,宝琴不一样。
  接下来,给宝琴名贵的大衣,让丫环来给宝钗传话,不可拘束了宝琴,让宝琴想怎样就怎样。贾母疼爱一个人,故意闹得人尽皆知,大家都看在眼中。所以仆人之首赖嬷嬷,才会送宝琴名贵的腊梅水仙。
   素来豪门客居不易,主家冷落,仆人轻视,可是如贾母这样大鸣大放的宠着,也是招人眼红的。黛玉就说,贾母不过多疼了凤姐宝玉这样正经的主子,别人还言三语四呢。
  贾母是真真把宝琴捧上了天。
  然后呢,宝琴自然在贾府里无人小看。
  重头戏是雪下折梅,贾母大赞宝玉宝琴像画一样。于是问宝琴的生辰八字,薛姨妈说了宝琴已经订了亲事,贾母大叹遗憾。
  贾母这是唱哪出呀,宝琴进京为了梅家,薛家上下都知道,并不瞒人。凤姐负责安排投亲的那些客人,仆人的房舍也要她打理,宝琴的事,她肯定听闻,她知道了贾母必知。
  贾母就是故意这样,用宝琴这个订了亲的人,来暗示薛家吧,贾母无意薛家的明珠宝钗,所以才宁可厚待宝琴,明告诉薛家,我喜欢的人宝琴这样的,不是宝钗那类型的。
  以薛家的人拒绝薛家的人,不失了颜面。
  宝琴不知道她这个得宠的客人,成了一枚棋子,是王夫人和贾母因了金玉良缘斗法的棋子。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六)
  穷客人让人欺负----岫烟
  在贾府做客的,都不差钱,就是黛玉,贾敏的陪嫁,也让她富贵一世。
  而到了邢岫烟,就脱不开一个穷了。
  而难的在于,她的姑母不照看她,她的父母只顾自己,她就难堪了。
  幸而她是妙玉的学生,有文化有知识,个性温柔宁静,如远山闲云一般,反而让人敬重。
凤姐说她温厚可疼,薛姨妈直接提亲了,应该说王家的女人眼光一致,都喜欢这个稳重懂事的女子。宝钗一开始就周济她,而且不令人知道,全其面子。
  高层看人,还能看看这个人的精神层次,到了下人们,就另一张面孔了。
  贾母宠的宝琴,无人小视,李家姐妹有李纨照看,到了邢姑娘,亲姑母不理论,谁人照应,迎春又是不管事的,在这里生存,岫烟的日子难了。
  于是迎春的奶母一家,先就大呼小叫,说是拿银子贴了邢姑娘的花费,到成了主子花她们的钱,她们贴了几十两,好大的帽子,邢姑娘一个客人,到令主家的仆人贴钱养活,这名声弄得,其实丢人的是贾府和邢夫人。
  于是为了安抚她们,岫烟大冷天当了棉衣,不过是弄几吊钱给她们打酒喝,客人如此,真令人心酸。
  最难得的是,小姑娘沉稳冷静,不怨不怒不伤不忧,浓淡由它冰雪中。
  于是平儿送她大衣,探春给她玉佩,宝钗关心她冷暖,湘云为她打抱不平,宝玉敬重她气质如闲云野鹤。
 做人真是自己的事,客居不易,却也收获了友情。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七)
   绮纹姐妹---影子客人
  李家姐妹更像是影子。
  姐妹二人的名字谐音就是(奇文)。
  李家的小姐,都是书香门第大家,贾府的客人里,女孩子可怜,多是父母不全。黛玉没了父母,湘云也是。宝钗没有父亲,李家姐妹也是没了父亲。岫烟到是父母双全,可惜都不疼爱她。
  李纨的寡婶带了两个女儿前来,书里没交代是来办事的,还是探亲的,但是感觉李府在京中有宅子,是贾母硬留了人家,主要是给李纨面子。说起来,也是可怜,李婶是寡妇,李纨也是,其中心酸,唯当事人明白。贾母格外照看了。
  感觉上应该是为两个女儿相亲来的,孩子大了,婚事为大。来这里,也是为了替女儿相看。
  李家姐妹,自然没有宝琴美艳,当然贾母厚待宝琴另有深意,李家姐妹自然是知书达理性情温和,住在李纨那里,无人敢轻视,人家不缺钱,李纨又是大观园的管事之一,众人不会慢待。她们到更像是正常的做客,不会特别受宠,也无人冷落。
  作者凑全了十美图,要个十全十美也是吉利。
  李家姐妹做诗也好,只是不及钗黛湘的灵气和敏捷,是正常的诗书人家培养出来的才情。
书中没提他们的婚事,宝琴有了梅家,岫烟订了薛家,都是听上去不错的人家,梅家是翰林,书香大家,薛蝌人物更似宝钗的兄弟。
   李家姐妹是作者不写之写,应该不入薄命司,而且后来李婶是带了女儿出园住,有时候前来,人家不住贾府,另一种命运。
 
 
贾府那些客人-----做客不容易(八)
 
公关高手-----刘姥姥
   把做客做成一朵花,唯刘姥姥也。
   刘姥姥第一次进贾府,算不得客人,她是打秋丰去的,而凤姐也完全是看在王家的面子上,敷衍了事,说了一大套的客话,然后二十两银子打发走了。
   刘姥姥是知道感恩的,第二年特意把新收的瓜果蔬菜,孝敬了来,她的本意是放下东西走人,向凤姐表示一下感谢。
  没想到贾母闷极无聊,想找个同年纪的人聊天,实在是富贵人家的日子闷了,找个解闷的人。
  刘姥姥此时登场,因了贾母的态度,算是客人。当然这个客人还是和薛家进贾家不同,礼遇是没的。
  刘姥姥是经历过的,并不怯场,开场一个“老寿星”叫的妥贴,身份不好称呼,本和贾府就不是亲戚。
  刘姥姥成次成功的取得了贾府的认可,在于三点。
 第一点会讲故事。
 用美人雪下抽柴的故事,打动了宝玉,宝玉信以为真,让小厮去寻找,真的把刘姥姥的故事当成了真实。
  用吃一家子吃斋念佛,这家子失了长子又得了次子。吸引了贾母和王夫人。
  这两个故事,一下子令老少三代,各得其所。
  其实这两故事也有所指,雪下抽柴的茗玉小姐,隐了黛玉的故事,而第二个故事,不就是贾宝玉吗。
  第二点肯低头。
  第二天逛园子,先是弄了一头的花,因是凤姐插的,反而满脸欢喜,没人喜欢一个苦瓜脸,而刘姥姥一直在那里笑着,开开心心的。在各主子的房间里,也是极会对话,说黛玉的房间是上等书房,说惜春是神仙托生的。
   第三点能当小丑,那个老母猪的开场白,让贾府的女眷乐翻了天,从来都没那么笑过。
  刘姥姥是聪明人,到了这个场合,就唱这的歌 。把没见过的见过了,没吃过的吃过了,说说笑话,扮扮小丑,娱乐一下众人,不知谁成全了谁。
   她当然知道凤姐和鸳鸯的本意,里面少了尊重,缺了诚意,但那又如何,在人房檐下低头,有什么了不起,何况对方还相助过她,一切的尊严,在此时必须让步,有些时候,人只能圆融的成全别人的虚荣心,也成全自己的日子。
  刘姥姥妙在,她没有感觉委屈,没有自卑,没有恼怒,她是达观的接受了一切,真的消化了一切,她是真的欢喜,真的愿意扮演这个角色,博人一笑,算是还了当年的人情。
  收获极丰,王夫人那百两银子,凤姐那些粮食呀果子呀,妙玉的茶杯,值钱的不值钱的,到是热热闹闹,平儿还说,以后常来,只带些干果子什么的就好,这分明是铺开了常来常往的路,认了这门亲。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1-14 08:0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