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迷惑----见面

时间:2019-02-03 08:5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迷惑------目标 向海洋却是满满的知足感,虽然他知道苏千意对他的为难,他不放心上,他心中明白,在业务上,他还是有控制权,只要保持现状,苏千意的小打小闹都是小儿科,好男不和女斗,他有什么可介意的。看看苏千意时不时的闹腾一下,无非是拿规章制度说事
迷惑------目标
  向海洋却是满满的知足感,虽然他知道苏千意对他的为难,他不放心上,他心中明白,在业务上,他还是有控制权,只要保持现状,苏千意的小打小闹都是小儿科,好男不和女斗,他有什么可介意的。看看苏千意时不时的闹腾一下,无非是拿规章制度说事,到像看一幕喜剧。
  向海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很满意这间办公室,坐北朝南光线极好。他打电话让江亚宁进来,他和江亚宁商量一上工作上的事,有个活动方案,要沟通一下细节。
  江亚宁很佩服向海洋的气度,人家向海洋是真的不生气,不尴尬,到是他们这些观众,有些尴尬。
 
迷惑------来电
  江亚宁和向海洋聊着工作,气氛到是轻松,向海洋懂生活,比如现在,他坐在茶桌之前,姿态优雅的摆弄着茶具,给自己到了一杯,给江亚宁也斟了一杯,江亚宁到是喜欢这种气氛,非常的轻松。 
  江亚宁的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江亚宁看看来电,又是何桐,心中有些恼意,不过只是把手机调了静音。
  向海洋到是满意,江亚宁的工作态度是好的,把事交给她,自己是一百个放心。
  向海洋善解人意,交待了工作,好了,我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你手机响了几次,去接吧。
 
迷惑------商议
 
  江亚宁离开向海洋的办公室,走到公司外面的平台上,公司这间办公室,是这栋写字楼的12层,每4层有个花园平台区,江亚宁到了花园平台,这才回拨了电话。
  何桐的声音,急躁而响亮,你干什么呢,老不接我电话,还挂掉。江亚宁有些不耐烦了,大小姐,我在上班好不好,我们周日加班你有意见,现在上班时间,你没意见了吧,你有什么急事。
  何桐说,晚上一起吃饭,我有事和你商议。
  江亚宁有些不解,你为什么晚上找我吃饭,犯得着现在这么着急打电话呀,姐姐,拜托你以后不要这么闹腾好不好。我刚才在领导办公室,你这样对我影响多不好。
 
迷惑------决定
 
  江亚宁到了饭店,看看约定的时间,迟了半小时,知道何桐又会一通唠叨,她做好了准备。
  可是意外的是,何桐正在拿着菜单出神,见了她,递过菜单,你自己点吧,想吃什么吃什么,我买单。
  江亚宁有些意外,她看了看菜单,熟练的点了两个大家爱吃的菜。
  何桐还是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
  江亚宁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看何桐,你怎么了,有心事,这副样子,和着了魔似的。
  何桐看着江亚宁认真的说,我决定了,我要追马向东。
 
迷惑------吃惊
 
  江亚宁有些吃惊。
  你怎么了,昨天见了他,今天就犯花痴了,他有那么帅吗。
  何桐不喜,你才花痴呢。
  我是说真的,你不觉得他现在条件特好吗。
  江亚宁慢慢的喝水,心里在组织语言。
  何桐,他条件是太好,太好,你明白吗。
  何桐有些不喜,我条件不好吗,我哪里不好。是单位,还是人,我也是单身贵族,他还离过婚呢。
  江亚宁想了想,这天不好聊,自己也的确没有过硬的理由,说人家何桐的想法不对,此事无关对错。
 
 
 
迷惑------分析
  江亚宁只好温和的说,好了,你说的对,男未婚女未嫁,追吧。
  何桐马上笑眉笑眼,怎么追。
  江亚宁愣了一下,我哪里知道,我也没追过人。
  何桐说,你帮我出主意呀,我想追,又不能表现出是我追。
  江亚宁点点头,你还没糊涂,这样吧,我的建议是,同学聚会刚过,我看那天,沈磊和他挺聊得来,你找找沈磊,多了解些马向东的情况,就算要追,也要制造机会,投其所好。
  何桐点头,我听说,叶红梅和沈磊都住在一个小区,要不然,你帮我先和叶红梅探探情况。
  江亚宁心想,合着人家,早有主意了,这才是真章。
 
迷惑------犹豫
  江亚宁有些犹豫,她和叶红梅,当年算是有过一段友谊,但十几年了,没什么往来,那天同学会,短期内,互相热情一番,到是容易,毕竟问些别后的光景,大家都显得兴奋,可是过了之后呢,现在回味起来,叶红梅的经历和她像两条平行线,现在的境遇又是千差万别,一时有些出神。
  在江亚宁心中,叶红梅就是那种最幸福最成功的人。
  同学是老公,多年恩爱,老公是大学教授,本人也有事业,这样的人生,就是幸福圆满,是一本厚厚的教科书,就是让人用来羡慕的。
迷惑------任务
  何桐不解,江亚宁在犹豫什么,她推推江亚宁,亚宁,你怎么了,这有什么,叶红梅和你关系不错,你们多联络,我看沈磊挺照顾她,顺便打听一下沈磊的情形,你放心,我不让你为难,这样吧,我做东约了叶红梅出来吃饭,只要她能叫沈磊,就算你完成了任务。
  何桐勉为其难,她其实不知道如何和叶红梅拉近距离,可是在私企多年,也跑过客户,她不是业务员,可是需要和客户对接,算是售后吧。
  江亚宁心想,先从QQ聊天开始吧。
  找个借口,目标的是能和沈磊坐下来吃饭。
 
迷惑-----孩子
  接下来吃饭,何桐的状态又恢复了,高谈阔论,挥洒自如。
  江亚宁奇怪,何桐的性格,一点不像车间的。到似是个优秀的销售员。
  江亚宁匆匆吃了饭,昨天折腾的太累,今天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她还想早点回家,和儿子宋波通个电话,问问他的功课,这周五一定把他接回来,这周六周日,好好看看他的功课。这孩子,管几天,功课就好,放松一段日子,就坐滑梯。
  想到宋波,江亚宁的面部表情柔和了起来,这是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迷惑-----聊天
  江亚宁进了家,老公宋远还在沙发上半坐着,正在打游戏,看见老婆,他忙说,你可回来了,饿死我了,吃了碗方便面,不顶用,你给我下碗挂面,要两荷包蛋。
  江亚宁有些生气,她给宋远打了电话,说了和何桐吃饭的事,让他自己解决,结果,人家就这样。
  江亚宁有些不高兴,可是想想,当初搬出来的时候,说了她还做家务,要不然宋远可不干。现在不好反出尔反尔。
  对着热气腾腾的鸡蛋面,宋远食欲大增,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江亚宁有了聊天的欲望,你也是,别的饭不会做,这总会,自己做多好,饿成这样,不怕对胃不好吗。
 
  迷惑-----无语
 
  宋远埋头吃饭,间或抬头,我不愿意弄这个,太麻烦。
  江亚宁说,过日子,哪有不做饭的,你照顾自己总应该吧。
  宋远吃好饭,汤汁不剩,拿餐巾纸擦嘴,江亚宁,你当时可是说了,搬出来,你做家务的,要不然,我在我妈那,多好,我吃什么做什么,还不象你这么唠叨。
  江亚宁心头火起,心中默念,不生气,小事一件,不必生气。
  江亚宁站起来,没了和他聊天的心情,她突然发现,在家务上,不要指望他。
  宋远看江亚宁脸色不好,到是站起来,到了厨房,用水冲了冲碗,算是刷碗了。
 
  迷惑-----教子
  江亚宁给儿子打电话,宋波听妈妈的声音,还是高兴的,妈,你昨天都不来,我等了你一天。江亚宁脸上有了笑容,你呀,就是嘴甜,你学习怎么样。宋波有些心虚,好呀,我写作业了。
  江亚宁说,好,你在学校听老师的,回家听奶奶和爷爷的话,好好做功课,有不会的,给妈妈打电话,这周五接你回来,我看看你的功课,学习是为了自己,不是做给别人的。还有,你的书包和作业,自己收拾好,放进书包,自己的事,自己做,吃饭一定要洗干净手。好不好。
  宋波到没有不耐烦,一直说,是的是的。
 
 
  迷惑-----懒惰
   江亚宁想,周末儿子来,一定让他做做家务,不能太懒惰。
   公婆都是勤快人,养得儿孙都太懒惰。
   这话当了公婆的面不能讲,对老公不能提,只有管管儿子,让他勤快些。
现在都是独生子女,都娇惯,要是不勤快,将来怎么找女朋友。哪个女孩子,喜欢一个懒惰的男朋友。
  江亚宁管教了儿子几句,心情大好。
 
  迷惑-----惊讶
 
  上了QQ,江亚宁本来是要看看有没有客户的消息,结果,却意外的看到了叶红梅的留言。
  江亚宁马上和叶红梅聊了起来,二人东一句西一句,到也聊了半小时。
  江亚宁想了想,直接问,你和沈磊很熟悉吧,看他那天一直等着你。
  叶红梅说,当然,我们住一个小区,他的女儿在我这学英语。
  江亚宁心中有数了,沈磊好似人缘挺好的,和咱们同学都挺熟悉,好似这次同学聚会,出面的是班长,可组织安排都是他吧。
  叶红梅回复了是,对呀,班长和马向东有什么事都指挥他,他在一家单位做业务员,他们有时候照顾他的业务,所以他成了他们的编外秘书。尤其是马向东照顾了他不少。
 
  迷惑-----圆滑
  轻描淡写几句话,沈磊的圆滑形象,立了起来。
  江亚宁早些年反感这类人,到了现在,才明白,这也是生存技能。
  江亚宁心中想,如果是这样,沈磊心中有没有同学情意,还是单纯的为了讨好两个金主。
 不过此类人,通常不会得罪人,能帮人的地方,会顺手帮一把。
  叶红梅到有些好奇,你怎么打听起他了。
  江亚宁想了想,还是要帮何桐一个忙,她只好编织一个理由,是这样,何桐有些业务方面的事,要请教一下沈磊,说请咱们一块吃饭,你看能不能和沈磊说一下。
  迷惑-----怀疑
  叶红梅一个字不信,不过,她回国几年后,发现国内的人,说话都婉转,都喜欢绕,不会直接说出目的,她现在多少适应了,管何桐为了什么,总不会看上沈磊。她知道何桐眼高,虽然那天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何桐的眼神一直在马向东身上转,她就明白,对于感情上的事,特别的敏感。
  此时叶红梅已经意识到何桐的目标应该是马向东,不过她没有点破,她和马向东不熟悉,不喜欢马向东得意的样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满口答应,不过她不想出席那个聚餐,明明就是一个陪客,她没兴趣做绿叶。
 
 
  迷惑-----打扮
  聚餐的时间定了,不过沈磊到是明白人,那天何桐的眼神,也没瞒过他,都是同学,他不能得罪人,谁知道哪个同学和哪个同学有关系,干脆他好人做到底,直接约了马向东,他告诉何桐,我再叫个同学吧,马向东住的尚华苑,离我家不远。何桐心花怒放。
  这样一来,何桐就紧张了。
  这次亮相非常重要,同学会那天,也是精心打扮,可这次目的更直接。
  何桐干脆进了美容院。
  皮肤护理非常重要,她在镜中看见了眼角的细纹,着实有挫败感,青春年华,就这样过去了吗,她当时就一声叹息。不能不能,她还没嫁出去,不能以中年的形象出现,留住青春。
 
  迷惑-----头发
  何桐剪成了短发,是在本市最高档的秋水伊人做的,最开始这个名字,她以为是一家服装店,后来去了一次,才发现是美容美发兼有的,不得不承认,这的手艺的确好,别处如果刚剪了发,会不自然,要过几天才顺眼,这里不同,刚弄好,你就感觉很自然。
  何桐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感觉不错,这短发倒是精神了不少,发稍翻转外烫,到是时尚。何桐比较满意,当然钱包也空了。
  何桐把头发焗成了棕色,她开始提议是酒红色,到是美发师建议还是深棕色合适。
  美发师说洒红色显得有些张扬,不含蓄,您的气质优雅,还是深棕色合适,何桐欣然接受。
 
  迷惑----见面
 
  这次见面还是愉快的,沈磊把几个人招呼得极周到。
  叶红梅本来要晃一下就走,可是马向东却一直和她聊天,原来马向东的女儿让前妻带走了,不过马向东一直挺关心孩子,这孩子英语不好,他想让孩子去叶红梅的学习班,叶红梅说,这样你让小姑娘过来找我,我找个导师做一下测试,看看安排什么样的老师。我们这都是一对一,一是收费高,二是老师有限,有时候,排课要等着。不过,都是同学,我尽量安排。马向东拱手到谢。
  何桐表现得很优雅,一直微笑倾听。
  马向东对女儿的关怀,是显而易见的。
 
 
  迷惑----注意
  何桐心中转着主意,投其所好。
  何桐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我有个姑姑,是市一中的教务主任,她说,这个年龄的孩子,有考虑他们的兴趣。引导他们学习,这样才有效果。过严格反而起不到作用。
  马向东眼前一亮,他一直想让女儿几年后上一中,此时,到是个机会,一中不比别处,不是交钱就行的,他一直在运作关系,现在到是个机会。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2-08 09:02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