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原来 你是这样的人—警告

时间:2018-05-15 08:3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意见 常经理通过朋友打听到客户对他们的方案不满意,感觉实料太少网上的资料太多,常经理的脸红了。 常经理一脸怒气的回到了销售中心,让大家开会。 先是劈头盖脸的把大家训斥了一通,说大家的态度不对,不认真,不敬业,昨天说了加班,结果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意见
 
  常经理通过朋友打听到客户对他们的方案不满意,感觉实料太少网上的资料太多,常经理的脸红了。
常经理一脸怒气的回到了销售中心,让大家开会。
  先是劈头盖脸的把大家训斥了一通,说大家的态度不对,不认真,不敬业,昨天说了加班,结果他七点回来了,大家都走了,还不如他这个经理勤奋,对工作不负责任就是对个人的前途不负责任。杨经理心想,谁知道你七点回来了,你五点走,好似也负责不到哪里。
  常经理说,好吗,我给你们打电话,一个关机,一个占线,下了班,就不是公司的人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态度
 
  黄敏低头,她到不是故意关机,是手机没电了,她没注意到,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才匆匆充电。
  杨经理知道那个电话占线的是自己,他心想,我下班了,还不能和人聊天呀,再说我是聊销售形势,也是工作呀,不过他没开口。
  贺小辉也低了头。
  李小丁心想,现在发脾气有什么用,本来说今天上午你再看一下方案,结果你跑哪里了。你就是这个重视态度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沉默
 
  大家各自沉默,李小丁心中明白,方案肯定要再写,市场调查是少不了的。那个地方,真心不怎样,除了交通,没有什么优势,离河挺近,可是那河水现在挺浑浊,说是以后治理,而且因为都是荒草。离项目不远,也有个项目要开工的样子,到是围了起来,可是他们去过,只有一个看门的,一问三不知。
 常经理发了一小时的脾气,心情好些了,可是他也明白,发脾气没用,方案还要写,他说,明天我带队,再去现场,不过我没时间总盯这一个项目,此后三天,你们几个,都在那里,一定要弄明白,那个围起来的工地是做什么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市调
 
  事实上这次市场调查比较辛苦,常经理开车把几个人送到现场,就走了,杨经理轻声和小丁说,这就是他陪他们来呀。
  小丁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里没公交,出租都不多见,问题是如果常经理不回来,他们怎么回去,杨经理说,锻炼身体的时刻到了,走四十分钟,有游五的公交路线,黄敏叹气,杨经理说你牙疼呀,黄敏说,游五半小时都没一趟。贺小辉不说话,小丁看看小辉,只好说,不讨论这个了,那是下午的事,咱们还是先看看周边的情况拍点照片。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午饭
 
  午饭是在附近的小摊上解决的,牛肉板面,只见绿叶菜,没看见什么肉,杨经理和老板开玩笑,老板,牛肉呢,老板笑笑,你加点钱,一块钱一块,杨经理笑笑,老板,你真牛。
 吃了饭,几个人不想动,天气到不热,可是风大,吹得人口都干了,幸而杨经理给每个人从常经理车上拿了两瓶子水,可是现在,水也快没了,杨经理和老板聊天,咱们这附近有什么市场吗。老板说,往北走有个集,这会儿应该没散,是个大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赶集
 
  小丁问杨经理,不是想赶集吧,杨经理说不赶集在这吹风呀,去集上转转,找个店买水吧,这么折腾下去,非感冒了不可。
 
 集上人不少,可几个人到没什么兴趣,蔬菜到是不少,小丁灵机一动,买了几根黄瓜,找个水管洗了洗,吃这个吧,比水还好。
  杨经理终于找了个便利店,买了水,看了看牌子,最后选了农夫山泉,出了店,才说,不知道真假,小丁说,别想那么多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返回
 
  过了三点,几个人商量往回走,别看撤得早,回了市区,已经五点半了。
  贺小辉说,可真是没车的人不会买那里的房子,他们转了几个新民居项目,到是便宜,最便宜的二千二,都是附近的居民买。
  小丁感觉意义不大,新民居项目和这个洋房项目,没什么可比性,完全不同的消费群体,当然这也说明了,一种风气,就是那里,以后的居民不少,一些配套可能会有,听到的消息是,游五可能延长到那里。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商量
 
  第二天几个人还是先到了公司,考虑怎么去,杨经理和常经理商议,是不是让他们开了车去,这里有辆看房车。如果没车,他们估计到了那里要十一点了。常经理说,你们怎么不一早直接去,杨经理说,事实上那个地方太大,光靠腿走路,那市场调查太没效果。没什么感觉。
 常经理皱眉,勉强同意他们开看房车去。
 车由杨经理开,他开车技术不错,其实他也有车,有时候开过来,这几天,他特意把车放回了家。
 他不可想让常经理征用。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征用
 
  黄敏说,杨经理你不是有车吗,干吗不开,让公司报油钱不就行了吗,杨经理摇头,算了吧,万一不给报呢,这说不定,这看房车是加满油了,足够咱们今天用的,明天的事明天讲。
  有了车到是方便,中午特意开到市区吃了饭,下午又转了一会儿,几个人本想往回返,到是小辉说,现在回去不到四点,我听郑姐讲,常经理在销售中心,肯定会说咱们,不如在转转,晚点回去,杨经理叹气,这个地方有什么可转的,唯一的收获是知道了那个围档圈的地是建一个汽车市场。据说投资规模不小。
  小丁心想,那个市场,离他们的项目还有些距离,影响不大。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摇头,
 
  众人晃到了四点半往回开车,杨经理车速挺慢。到了销售中心,才五点半。
  常经理果然在销售中心,看见他们几个,到没说话,小丁先去水房洗了洗脸,这一天的风沙,真是灰头土脸。
  她也感觉,去现场没什么意义了。
  她回到电脑前,把这两天的市场调研内容写了进去。把拍的照片交给黄敏。
  常经理直摇头,感觉他们一点不踏实,上午九点半才走,不到五点半就回来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继续
 
第二天,几个人还是先到销售中心,小丁其实感觉再市场调查意义不大,最近一个楼盘离这个项目也有二十几里地,没什么参照意义,而且人家是一个单位的集资房。
她不开口,杨经理不说话,两个设计在电脑前不知忙什么,小丁干脆写方案了。
小丁加了一句,本项目是本区域内第一个高档项目,优势是容易树立品牌形象,劣势是周边配套不成熟,小区要自建诸多生活医疗配套。
考虑到本项目占地大,项目名考虑大气稳重。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开会
 
  方案重新排版,加入了现场照片,把那个未来的汽车市场写了进去,还有就是一些新的项目建议,小丁重点强调的是目标客群的一些诉求,比如健身,比如绿色环保蔬菜,自建农场和健身房,这些投入都值得。
  小丁引用了一些案例。
  常经理看了方案,感觉比上次的好些。
 但总体还是不太满意,只是这段时间他的心思不在工作上,管管销售员,激励一下他们还好,对于这种方案性的东西,他有些没头绪。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客户
 
  常经理通过中间人,了解到客户的孩子,想上重点小学,那所小学的校长,和他前岳母的学生。
  常经理带了孩子过去,老太太看见孩子,自然欢喜,常经理又送了重礼,都是保健品一类的,然后吞吞吐吐说,一个朋友的孩子,想进那所重点小学,老太太明白了,二话不说,给学生打了电话。
  因了这件事,客户的态度,自然变了,和常经理称兄道弟。
  方案递了过去,客户算是比较满意。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失落
 
  只是最后的结果,常经理有些失落,客户也要照顾朋友的面子,把代理分成了推广和销售。而常经理想要的销售代理归了另一家公司,他们负责推广,这几年他早有感悟,代理那利润大,推广这利润少,还劳心劳力的,可是这个项目做起来,知名度还是有提升的,中间人劝他,先接下项目,再找机会吧,如果那家代理做的不好,总是近水楼台。
  常经理点头。
  杨经理到是消息灵通,第一时间告诉了小丁,小丁心想,这种高端盘的推广,自己并没有经验,应该建议常经理招聘。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驻场
 
  客户自然提了驻场的要求,需要一个驻场的策划,小丁一口拒绝,她的理由是,自己没做过高端项目的推广,希望公司能招聘一个有过此类楼盘推广经验的人。
  常经理也有些犹豫,李小丁做事还算扎实,但不算灵活,对于没有做过的项目上手不是很快,他考虑了一下,还是招聘吧,注明招聘条件有过高端楼盘推广的经验。
  小丁松一口气,心想,水木这里,公司还有班车,那个地方,就算以后销售中心开盘,招聘好了销售员才会派车吧,最初肯定要自己解决,她私下和常经理讲,最好这个人会开车。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苛刻
 
  事实上招聘并不顺利,本市的高端楼盘本来就少,所以有此类经验的人更少,就别提会不会开车了。半个月下来,没有合适的。小丁到是看中一个从上海回来的策划,她是因为结婚了,才不得不回来。只是她拿上海的工资开价,常经理一口拒绝。
  小丁留了她的电话,和她再三强调,我们这是三线城市,不好和上海比,你多去几家公司就知道了,你考虑一下,我们是真招聘,网上有些公司,招人并不急,有的只是聊方案,如果你有意项,和我联络。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说服
 
  小丁和客户沟通几次,她一直建议,项目地现在非常的荒凉,销售中心设在那里,非常不便,后期开工之后,再过去更好,现在应该在市中心设立一个案场,这样也容易让大家知道这个项目。市中心的展厅,本身就是一个活广告。
  常经理到是接受了这个说法,也帮着做工作,开发商最后同意,在本市最繁华的路段,做一个项目展厅,小丁此时有些后悔,不应该一口拒绝做这个项目的驻场策划。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主动
 
  小丁主动和常经理说,如果驻场策划招聘不顺利,她可以先盯一段时间。常经理没说什么,只说继续招聘吧。
  常经理现在的想法是把杨经理安排过来。
  杨经理这个人悟性挺高,他参加了几次项目讨论会,也跟着写了几次方案,活动方案一类的,写得有模有样,还有些亮点。因为他懂销售,参加的开盘活动较多。
  常经理考虑施经理对水木青城的项目非常熟悉了,和开发商的财务也对接几次,总体不错。既然如此,要考虑让他做水木的销售经理,就要先安排杨经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画饼
 
  对于常经理来讲,难的是如何说动杨经理。
  常经理找了个机会,带着杨经理去了开发商在市中心的展厅,项目是高端,所以整体的布局,大气奢华,到是比水木的销售现场气派多了。
  常经理这才和杨经理说,我知道你想做营销总监,这个定位是对的,总要目光向上,但是你没做过策划方面的管理,这是一个弱项,为了长远的打算,你愿意不愿意补上这个短板。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短板
 
   常经理的话,到是让杨经理眼前一亮,我有销售经理的经验,就缺一个策划的经验了,可是他有些犹豫,跑到这做驻场策划主管,也是挂名的,什么工作都要做,其实就是一个策划兼打杂的。
  杨经理犹豫再三,常经理拍拍他的肩膀,你要目光放远些,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机会,这样,我承诺你,你在这个项目上做够一年,我调你回公司做营销总监。
  杨经理不再犹豫,他点头同意。
  这个决定,让小丁大为惊讶,她吃惊的看着杨经理,你居然为了一个驻场策划,放弃了水木的销售经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定位
 
  杨经理说,小丁,我是一个有目标的人,为了这个目标,放弃眼前的利益是明智的。小丁说,你考虑过吗,驻场策划多少钱,销售经理多少,水木的销售还算好,虽然不温不火,可是你每月有提成。
  杨经理叹了口气,没有两全的事,为了营销总监这个位子,我拚了。
  杨经理请小丁吃饭,主要是考虑到,以后策划方面的事,需要小丁协助。事要办到前头,才显得漂亮。
小丁到是一口答应,她有些后悔,最初没争取这个项目的驻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欢喜
 
  最扬眉吐气的是施经理。
  好似从丫环熬成了主子,终于成了销售案场的负责人。
  表面上施经理对杨经理依依惜别,又组织大家给杨经理送行,大家吃得其乐融融,各自欢喜。
  小丁一面吃菜一面想,常经理真行,居然能用一个大饼,把杨经理高高兴兴的打发了。
  当然各有各的规划,自己的规划呢,目前李小丁还没有做营销总监的打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分析
 
  李小丁对自己的分析是,营销总监一定要懂销售,能管住销售经理,这方面自己太差,不是短期能达到的,所以她和销售经理相处的不错,销售经理都是人精,笼络一下帮着写方案的策划主管,是举手之劳的事,如果不是销售经理对自己客气,自己还真是管理不了他们。
  那一顿饭吃得皆大欢喜,各有所得,杨经理对施经理表示祝贺,施经理诚恳的请杨经理多多指点。杨经理就算明白施经理说得虚情假意,可是想到,自己是未来的营销总监,要有气度,也就一笑了之。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羡慕
 
  小丁从销售身上,看到的是热情和活力,和对未来的憧憬,这一点太值得自己学习了。她决定,自己也要上进些,以后多参加一些销售部的会议,看看销售经理是如何工作的。
  她奇怪,师兄做了多年的销售经理,怎么一直没升成营销总监呀。
  她在电话里问起来,师兄说,我也有机会,过两年吧,这两年,我要还房贷,还是辛苦些,以挣钱为上吗。
小丁点头,师兄也算积极上进了,不到三十,自己购房,自己还贷款,平素也挺节省。
  想到这一层,终于明白,家人为何喜欢他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婚事
 
  师兄还有两月,就要过三十的生日了。
  师兄的父母,终于沉不住气了,对自己的儿子,本来是信心满满,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婚事,一拖再拖,优势也弱了些。
  他们终于催促儿子,你也不小了,你和李小丁的婚事,也应该提上日程了。
  师兄看看父母,要不是你们当初事多,哪里会这样,现在成了我求着她了。
  母亲叹了口气,不过是为你,希望你找个条件好的,哪家父母不这样,现在是此一时彼一时,也是你的运气差。我同事的孩子,条件不如你,还找了个富二代,房子车都是女家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反复
 
  这是李佳不同意了,李佳生了个儿子,在王家地位更稳固了,王老师都围了她转,孩子由婆婆带着,李佳休了三个月就上班了,主要是怕她的工种让人替了,她毫不容易调到了质检岗位,这个工作的好处是不用三班倒了,还是王老师托了个熟人给办的。
  李佳听了小丁的事,你婆婆是看人下菜,此一时彼一时,将来难免不唠叨出来,其实你那个师兄人还上进,不过他的家庭和咱们家没什么不同,他的职业和你也一样,不过是他有了房子有了车,挣的钱多些,他父母还这样挑三挑四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规劝
 
  到是于小惠私下劝李佳,你妹妹不小了,这一晃就快三十了,这个人总算知根知底,别的不讲,脾气好,也能挣钱,也是独生子,条件还好。
  李佳说,你要是同意,我也不好讲什么。小丁模样一般,家务活也干得一般,不过,我的意思是不能一下子就同意,我们也要摆摆架子。否则他家不珍惜。
  所以师兄上门的时候,李佳说了,我们家小丁,在家里也娇生惯养的,家务活是不做的,师兄点头同意,我做的挺好,我也喜欢干活。
  李佳这才点头,不过,你的房子,什么时候交,你妈不喜欢小丁,还是不住在一起好,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明年
 
 师兄说,明年交房,就是内装这慢。
 李佳想想,那还是明年再结婚吧,总不好和婆婆一起住。小丁性子拧,你妈也讲究,不适合在一起,勉强在一块住,有矛盾了,还是你两头受气。
  师兄点头。
  李佳又说,我结婚的时候,工资卡是在我手里,而且婆婆还给了五万块钱。
  师兄头上有些冒汗,他说,我也照着规矩。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彩礼
 
  师兄到是老实,回家一讲,母亲就恼了,这是要彩礼呀,这市里不兴这个。
 而且你的工资卡也不能在她手里呀。你辛苦挣钱,我都没拿你的卡,她凭什么。
  母亲的态度坚决,师兄有些后悔多嘴。
  只是他有个难题,他手中没有五万块钱,父亲使了个眼色。
  父亲私下讲,再放放吧,李家要明年你的房子交了才办事,放放吧。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搁置
 
  应该说师兄本人对婚事不急,他是无可无不可,如果不是现在父母催了,他也不急,他是想等交房以后。那样比较自由。他没想过,李小丁和父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是怎样的情形。他们家太干净,有些洁癖,幸而他在学校住了几年,后来又做销售,才没那么严重。李小丁是个大而化之的性格,没那么讲究,他一想,还是不在一起为妙。
  因为如此,这事就先放一放。
  他不再和小丁提起。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心事
 
   李小丁现在到是愿意早点结婚了,李佳提彩礼的事,她有些不以为然,说李怡结婚,可是一分钱没要。李佳说,你感觉李怡多舒心吗。
  李小丁说挺好呀,她和向远还是关系不错呀。
  那她婆婆呢。李佳反问。
  李小丁解释道,如果他们不在一起住,不就没事了吗。重点在于,是婆媳住在一起,肯定有矛盾。你现在也不是没和婆婆住一起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争论
 
  李佳发现话题偏了,她说,小丁,我不是谈这个问题,我承认你说的对,不在一起住比较好,生活方式不同,年纪不一样,的确。我们现在说的是结婚的费用问题,如果你不提这个,他们家肯定不给,也不一定就高看你。我的意思是,你结了婚,这个年纪,总要马上要孩子吧,你手中没多少存款,怀孕了要休息,你们公司也不给工资,那时候,你有这点钱,花钱还自由些。
  李小丁现在承认李佳的话有道理,可是还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要彩礼不好似的。李佳拍拍她的肩膀,傻妞,你现实些好不好。李怡现在,不一样拿着向远的工资卡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同意
 
  李小丁终于妥协,主要是她突然发现,她的确没存款,都支持了李冰的公寓事业。
  李冰还了李怡一部分,自然是李怡的为先,自已的往后放了,还不知哪年哪月呢。
  她叹了口气,现在承认没钱是不行的。
  同意了李佳的话。
  可是师兄又没了下文。李小丁忍耐着没催促,一是矜持,二是有些不好意思。心里七上八下的,突然间患得患失起来。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梁月
 
  小丁和梁月聊起来,梁月不以为然,你呀,婆家给结婚的钱是应当的,我结婚的时候,也给了六万呢,小丁吓一跳,梁月说,当然了我也表态会带过去。他们家兄弟两个。这一带一拿,不过是看着大家面子上好看。
  小丁这才安心些。
  小丁故意和师兄提及。
  师兄没接话,小丁有些惊讶。你爸妈是怎么想的。
  师兄这次学聪明了,没提母亲的态度,你放心,我和他们讲了,问题不大,主要是等房子交了,还有大半年的时间,现在提这个太早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感觉
 
  师兄一脸的平静,李小丁有些不安。
  可也说不上哪里,她直觉师兄的母亲,对自己印象一般,当面就说过自己穿衣服太没品味,不高雅,只是颜色鲜亮。
  李小丁皱眉,你不要瞒着我,有事你讲。
  师兄忙说,真没事,他们就我一个儿子,有什么不同意的呀,况且你的要求也不过份。我也快三十了。
  小丁安心些,她现在是有想结婚的感觉了,她到是真佩服李冰,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分手
 
  常经理这一阵子很烦恼,他想和小女友分手,可不知如何开口,他们相处还行,是为了她花了不少钱,他到不介意,也不过是吃吃饭,看看电影,送送花和巧克力,送了个手机和书包,别的也罢了,常经理觉得这也正常,谈恋爱吗,不花钱叫恋爱吗,恋爱是情,也是经济的付出,只是他花不起时间,玩不起那些浪漫,他不想半夜爬山看什么日出,原来熬夜,没什么,现在不行了,感觉头晕,有一次开车差点睡着了,他吓了一身冷汗,他是个理智的人,为了这个小女友,已经不理智很多回了,上有老母,下有孩子,怎么能让自己糊涂呢。
  他现在想起一句话,年貌相当,也有道理,或者是小姑娘的性格和他差异太大,开始是新鲜,现在是劳累。他几次拒绝了她的邀请,什么旅游呀,半夜唱歌呀,他希望小姑娘自己知难而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魅力
 
  事实相反,小姑娘反而感觉这是常经理的魅力,以前的男孩子,都是什么听她的,她没什么感觉,遇见常经理,反而感觉新鲜,常经理越拒绝,她越有挑战性。
  所以她追得更紧了,整天往销售中心跑,她的工作,时间较松,有时候不想去了就请假。
  她时尚洋气,衣服穿得挺新潮,这在全是正装的销售中心,自然挺明亮,可是这种明亮,现在让常经理看来有些尴尬,有时候他真不知如何暗示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烛光
 
  小姑娘说过生日,要常经理和她一起烛光晚餐,常经理看着小姑娘的语笑嫣然,有些不忍心拒绝,只好赴约。可是他真没感觉什么浪漫,他吃不惯西餐,也没被烛光打动,只是敷衍了事,小姑娘说,你要浪漫些,学着享受生活。
  最后小姑娘要红酒,她是真舍得,一瓶子酒两千多,常经理感觉心疼了一下。
  小姑娘不以为然,这算什么,上次一个朋友请的木桐,一万多呢。常经理在那一刻,下定决心,必须分手,只要她是他的女友,他就要买单,他不是承受不起钱,是观念承受不起。
  他送小姑娘回家,到了楼下,马上转身走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开口
 
  他知道他必须开口了,指望小姑娘知难而退,不可能,他把任务交给了郑姐,他不知如何处理,他不想看她的哭与笑,都让他,下不了狠心。
  矛盾与现实,他真心烦。
  因为如此,他现在脾气喜怒无常,员工现在是能不和他请示工作,就躲着,李小丁也是如此,而且干脆都是书面做一些请示,多一句话不讲,免得哪一句惹恼了他,挨一顿批评。
  郑姐最不喜欢那个小姑娘,早看着不顺眼了,和常经理的母亲提过了一次,年纪不合适,怎么做后妈,而且完全就是个孩子,哪里能照顾别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冷淡
 
  常经理也看出了郑姐的态度,才会交给郑姐办。
 小姑娘来销售中心的时候,常经理打个招呼说有事出去,让郑姐和你聊聊,她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可是常经理转了个圈子,又回来了。
  郑姐并不客气,开门见山,我代表我表弟和你谈谈,他和你分手,你们性格不合适,你也当不了后妈,还是算了吧,不要再纠缠了,你挺漂亮的,找别人吧,别在我表弟身上浪费时间了。青春就几年,不合适就早点另做打算。
  小姑娘马上火了,你让他出来,我和他说,你代表什么,他又不是你儿子,就是你儿子,也轮不到什么代表,他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哭闹
 
  郑姐也火了,你听不懂人话吗,什么代表不代表,就是他不要你了,要你和分手,给你个面子,找我来讲,你不懂吗。
  小姑娘马上说,是不是他看上别人了,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没那么便宜,想谈就谈,说分手就分手,当我什么人。
  郑姐摇头,长得不错,脑子这么笨,有什么可问的,有没有别人,有什么关系,总之是看不上你。
 小姑娘被郑姐的气昏了头,把杯子摔在地上,我告诉你,你让她来,你信不信,他不出现,我就天天再这闹,你们不怕丢人就行。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丢人
 
  她又哭又闹,又摔东西,郑姐火了,你再闹,我让保安把你轰出去,你还有理了。这不是你家。
  小姑娘不示弱,好,你叫保安,你敢让保安轰我走,我就打110,咱们看看怎么收场。
  有销售员听见了,告诉了常经理,常经理叹气,让李小丁去处理。
  李小丁满心不情愿,这是经理的私事,她可不想参与。
  可是经理下了命令不得不听。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安抚
 
  李小丁进去,劝走了郑姐。
  给小姑娘倒了杯水,拧了个毛巾。
  轻声哄她,好了别哭了,这么漂亮的小模样,哭肿了眼睛,多不好看。
  小姑娘擦了擦脸,这才不哭了。
  李小丁看她心情好些了,才说,你看,你这么年轻漂亮,其实什么条件的找不到,我们经理也是为你好,你想想,如果只是谈恋爱,我们经理这个年纪,肯定是为了结婚,一结婚上有公婆,下有孩子,你是个后妈,这日子,哪里轻松,可不是如今的消遥。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不管
 
  小姑娘说,那有什么,他有钱,找保姆。
  小丁语重心长,我们是私人企业,不像你想的那样,有时候,发工资都是问题,常经理还要借钱周转,保姆是请不起的。
  你别看常经理表面光鲜,那是要见客户,必须的包装。
  小姑娘眨眼,我不相信。
  小丁说,这样吧,就算常经理有点钱,可是现在养一个孩子花费多少,别的不说,就说他家的孩子在私立学校,一年光学费就三万,还不说别的学习班,那个钢琴学习班,可是一对一的辅导。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冷静
 
  李小丁又劝她,我不知道谁给你介绍的,可是你父母不知情吧,他年纪比你大十岁,又离过婚有孩子,你父母肯定不乐意你当后妈,多受委屈呀。而且你的同学们,知道了,肯定会说,你一定是嫁不出了,才急着当后妈,多没面子。
  小姑娘有些无语。
  李小丁不说话了,心想,你要是动动脑子,也该知道,你家人不同意。
  小姑娘说,就算这样吧,也要他当面说呀,左一个人讲右一个说,算什么,这到底是他和我的事。
李小丁点头,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你并不了解他,比如他这样处理你们的分手,你就不满意,你们有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回去
 
  小姑娘最后表态,她今天可以走,但常经理三天之内,自己找她。
  小姑娘走了,李小丁松口气。
  李小丁找经理交差,她和小姑娘交谈的时候,轻声细语,所以挺安静的。
  常经理问,你怎么和她讲的。
  小丁只好说,我只是说,你也是为她好,你是奔着结婚的,如果结了婚,就不是现在的谈恋爱的感觉,日子要辛苦许多,而且你不像她以为的那么有钱。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点头
 
  常经理基本满意。
  他想,我就是有钱,也不是那么花,我有孩子,有父母,不可能都花在你身上呀。
  小丁说,她让你三天之内找她,当面说说,我感觉,您总要见她一面,否则,看她的个性,不会罢休,总到这里折腾,对您的形象不好,这毕竟是您的公司,还有开发商的财务在这里。
  常经理叹气,只能如此。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礼物
 
  常经理特意买了一串珍珠项链。
  送给小女友。
  常经理说,那天我不是不和你谈,是不好意思,拒绝你,我也为难,是我们真心不合适, 不信你和家长一提,他们肯定反对。后妈不好当。我也不忍心你委屈。
  小女友这才平息了怒火。
  常经理进一步说,不是你不好,是我们不合适,你条件比我好,另一个方面来讲,我其实也负担不起你的消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消费
 
  小姑娘生气了。
  我没乱花钱呀。
  常经理说,你看,我们的消费观不一样吧。真的,差了十岁,真的不一样,而且你那些活动呀,在你眼中是浪漫,在我心上是浪费。
  小姑娘皱眉。
  常经理说,我白手起家,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那样花,我心疼。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如此
 
  小姑娘若有所思。
  最后起身,你真俗气,我以为你是个有品位的人,原来是个大俗人。
  虽然如此,她还是带走了珍珠项链。
  常经理松口气,俗气就俗气吧,我可不是有品位的人。
  品位是要经济基础撑着,我可不想要那个品位。
  他叹了口气,太年轻的女孩子是不合适,再找,一定要三十左右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形象
 
  其实常经理现在的形象在员工心中大跌。
  不过大家表面上若无其事。
  郑姐到是提醒过常经理一次,要注意影响,如果这事,换成别的员工,你肯定也有意见,私事不要带到公事场合,常经理点头,换位思考,这到让他警醒。
  他有些后悔。
  为了缓解形象,他组织了几次培训。
  施经理到是善解人意,对常经理态度没有变化,而且公开场合,总是捧着他。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操心
 
  郑姐当然替亲戚操心,她本来热心做媒,可是看看身边没合适的,她的同学朋友,年纪都比常经理大,有一次和小丁聊天,看见小丁家的合影,被李冰打动了,她问小丁,你三姐多大了,李小丁说快三十了。郑姐马上说,这可要抓紧呀,你父母不急吗,小丁点头,急呀,可是没合适的。
  郑姐一笑,我做个媒吧。
  小丁到也欢喜,好呀,好呀,你说说条件。
  郑姐说,就是离过婚,不过人好能干,事业有成,年纪也合适。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无觉
 
  李小丁没往常经理那想,只是说,离过婚呀,那有孩子吗,郑姐说,有到是有,不过没事,孩子上了学,是住校的贵族小学,一周才回来一次,有奶奶爷爷呢,人家两套房子,结婚了也是单过。
  李小丁皱眉。
  她说,我问问吧。
  李小丁回家和家人提了,母亲到是没说什么,父亲不乐意,这不合适,李冰没结过婚,对方离过婚到没什么,这个人条件好,可是上来当后妈,这难为李冰了,他不同意。
  李冰皱眉,她也不想当后妈,她有些伤感,怎么就到了相亲,都是离婚带孩子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感伤
 
  李冰本来的性格,开朗大方,是个乐天派,但女孩子遇了这事,都有些风花雪月的惆怅,李冰晚饭吃的少,大家心知肚明,也没敢劝。李冰没有在客厅看电视,本来她正追一个言情片。可现在没了心情,一个人在房间里听音乐,都是些忧伤的曲子。
  李小丁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音乐,音乐是有一种特别的力量,让人的情绪舒缓下来。
  尤其是在安静的夜晚,没有灯光,只有月光。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心事
 
  李冰惆怅了一会儿,关了音乐,开了灯,灯光让小丁感觉有些刺眼。
  李冰起身问小丁,做不做面膜,小丁摇头,李冰叹息,你就不知道保养,过了二十五就要多保养,尤其是补水。
  李冰在脸上敷了面膜,小丁想,乐观的人就是好,你看李冰恢复的多快,当然了可能心中还是不痛快,也是怪自己。李小丁轻声说,三姐,对不起呀。
  李冰说,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是为我好,其实这个人条件听上去不错,只是我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你和人家好好说,就说,我现在正谈着一个。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答复
 
  李小丁有些怵郑姐,郑姐挺严肃的,平时都不大和人聊天,和自己还算好些,因为有时候,她们一起招聘,她不喜欢招聘,有时候就推给小丁了,小丁到也老实答应。所以郑姐对小丁还算客气。
  李小丁先感谢郑姐,后来解释,我姐刚谈着一个,也是刚见面,也不知合适不合适,她挺感谢您的,李小丁把李冰送她的面膜给了郑姐,这是我姐给您的,她一直用这个牌子,挺好用的。
  郑姐看了看面膜,到是好牌子,别看里面只几贴,到是一百来块钱,人家虽然拒绝了,但不是拒绝的她,还送了东西,她感觉有面子。郑姐收下东西,小丁呀,不是我讲话不好听,这男人呀能干最要紧,别的是小事,好吧,回头你姐愿意见面的时候,和我讲。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务实
 
  小丁点头,是呀是呀,她就是吧,那个男朋友是她的上司介绍的,她不好意思不见,小丁说了这话,心里怦怦跑,她不大说假话,要不是为了给郑姐一个面子,才不必这样说。
  郑姐点头,我明白的,其实就是李冰不愿意见,我也能理解,刚三十的女孩子,还有梦呢,一想到后妈两个字,难免有顾忌,其实日子就是那样过,条件是第一位的。我是看你姐挺漂亮的,人也阳光。才多这个事,男方那我还没提呢。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轻视
 
  李小丁快速结束了谈话,怕言多语失。
  心里却想,郑姐还挺傲气,那个男的什么人,值得这样,好似是李冰高攀了一样。居然不问男方,先问女方,万一李冰同意见面了,男方不同意见,那多扫李冰的面子,她听师兄讲过,这事要先问男方乐意不乐意,拒绝也要让女方拒绝,这才给女方面子。郑姐心里,肯定以为,李冰会上赶着见,凭什么呀。
 
  小丁心里不爽,可是不能表现出来,对了郑姐,还要一脸感谢的笑脸相待,真是不爽。
  有些可惜,那么贵的面膜。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吐槽
 
  小丁和常经理去见一个新客户,小丁感觉,这个客户没戏,说是提案,找了七八家,小丁感觉是套方案的,可是项目体量大,明知道是套方案,也要去。常经理说,有时候,要有贵在参与的心态。不能太结果而论。小丁心想,你也就这么讲吧,这个方案,你都没参加讨论会,都是让我们弄的。主要的活,都是我干的,你当然贵在参与。
   小丁不以为然的时候就沉默,不过,常经理当然明白她的想法,常经理说,你不要以为我不重视,我跑来讲方案,不就是重视吗,我只是没时间开你们的会。有些关系,需要维护,前一段日子,太忙,耽误了不少事,李小丁脱口而出,忙着谈恋爱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冒失
 
  小丁说了就后悔,这是什么话,怎么不走大脑了,马上道歉,师兄讲过,知错能改就好。
  小丁说,经理不好意思,我也是顺口一说,没走大脑,您就担待我一下,我是和您太熟悉了,你又特有亲和力,心胸宽广。
  常经理苦笑,是不是你们背后都这么说我,弄得我和个昏君似的。
  小丁先点头后摇头。
  常经理说,你这个人太老实,我不和你计较,我知道你无心。你看,还在咱们公司好,换别的公司,就这没心眼的话,还不分分钟让人扫地出门。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诚恳
 
  小丁一脸诚恳的说,是的是的,我知道,您这个人比较大气,不计较这些小事,对员工重在用能力,不讲究别的,这是我们的福气。
   常经理这才脸色好些。
  小丁拍拍心口,好险,这是怎么了,这样的话,自己也能讲。
   常经理叹了口气,我也不容易,家里人催着见面,我不能不见吧,当时只感觉那个小姑娘挺好,挺单纯,谁想到,那么闹腾,年龄真是个问题。
  小丁心直,本来吗,差了快十岁,就不是一代人了,肯定想法有差异,小姑娘到是对您挺在意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得意
 
  常经理心想,管她是在意我的钱,还是我的人,反正是我提的分手。
  常经理还是平和的说,不合适呀,我不想耽误人家,早说早了,让人家找同龄人去吧。
  小丁心想,幸亏他还晓得不适合,再闹下去,开发商都要看笑话了。人家已经有议论了。只不过,常经理不知道,不知道也好,见面不尴尬。
  看的出来,虽然是分了手,不过常经理挺得意,好似他有魅力。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平淡
 
  提案后,杳然没了消息。
  小丁也就不介意这事了。
  常经理到是抱怨几句,什么风气,都不尊重我们的脑力劳动。
  小丁到是轻松的说,全当练笔吧。
  小丁心的话,大家都知道你是套方案,估计也没几个真用心。小丁还算上了点心,不过大部分内容也是网上弄来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寻根
 
  李佳感觉奇怪,小丁的婚事怎么又没了消息。
  李佳直接问小丁,小丁说,等师兄的房子交了房再说吧。
  李佳摇头,你就傻吧,房子是房子,婚事是婚事,可以把一切定了,交了房,住进去就是,有没有必要,等房子交了,再谈婚事,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你多大了。
  李小丁一想也对呀。
  李佳说,是不是你师兄,一直不提了。
  小丁只好点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问底
 
  李佳有些恼,分明是师兄那边出了问题,她估计是在彩礼上。
  李佳直接找了师兄,当面把话讲清,师兄有些怵李佳。
  师兄说,我父母就是感觉有些吃力,我买房子,都是家里支持的,交房要装修,还要办婚礼,所以他们有些为难,我也想存些钱。
 李佳沉吟,你的话也有道理,可是婚事是大事,这钱,李小丁就是收了,也是带回去,你们用。
 师兄点头,我尽量争取,不会委屈小丁。
 李佳马上说,耗时间就是委屈。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委屈
 
  师兄只好说,马上办。
  师兄回家和父母提了,母亲的态度反而从容了,这是她家急了,这样吧,你和他们讲,我们家只能出两万。
师兄看看父亲,父亲不发话,财政大权在母亲手中。
  师兄想想,自己手里还有一万,就说三万吧。
 师兄和小丁提了,家里的困难和态度,你看三万行吗。
  小丁是想点头,可是李佳提醒她了,不要马上点头,有点矜持。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考虑
 
李小丁严肃的说,我考虑一下。
 师兄到有些惊讶,李小丁很少这样,他有些不安,主要是后面还有好多花钱的事,装修呀,婚礼呀,他叹了口气,我的存款,买房子都花了。
李小丁有些忍禁不住,不仅哈哈大笑,好了呀,你不用紧张,我真的只是考虑一下。
李小丁认真的分析,其实你已经不错了,我上了几年班,真没存下什么钱,还不如你呢。
师兄这才松口气,你也淘气了,我只当是你同意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条件
 
师兄回家报喜,母亲自鸣得意,我说吧,她肯定会同意,她的条件不如你,师兄皱眉,妈,你不要这样,人家小丁是通情达理,人家是脾气好,你这样讲,有些不尊重人家。
母亲也不高兴,我是实话实说有什么不对的,娶了媳妇忘了娘,没进门,就说不得一句了。
师兄无奈,刚要说什么,父亲打了圆场,劝妻子,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要讲条件好坏了,这姑娘是挺好说话的,也是懂事。
师兄点头,他忙说,对呀,以后是一家人了,我条件就那样。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影楼
 
  接下来是看影楼,这是必不可少的。
  满大街的都是影楼,到让人眼花缭乱。
  最后还是听了李佳的,去了薇薇新娘,李佳去过那里。
  就要下定的时候,师兄的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的,她在百合影楼找了个熟人。已经在那交了定金。
  二人只好去百合,小丁心中不悦,这老太太下手真快。
  到了那里,才知道,老太太选是的999那套,小丁有些不高兴。
李佳看了看,这太简单了,无论如何也要1999元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争议
 
工作人员讲,阿姨已经选了,你们这套也挺好,要不,咱们定1999元的,师兄点头。他感觉999元那套,也太简单。
师兄回家和母亲一提,老太太生气了,我出钱,你们还挑三挑四的,多的那一千块钱,我不管。
师兄点头,您不管您不管,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干吗还去百合,地方是您找的,又不管了,要是这样,我们就不在百合了,回薇薇那,
师兄生气了,一个人回了房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让步
 
母亲一看儿子真生气了,开始还和老伴诉委屈,到是老伴讲,这和给彩礼钱不一样,婚纱照是两个人的事,你这样也是让儿子为难。他结一次婚不易,何必介意这一千块钱让他不高兴,而且,年轻人都会比较,别的人都照的这个,他选个便宜的,多没面子。
母亲一听,到是有理,对呀,儿子的同学朋友同事,都要参加婚礼,也许会看照片,那自然是儿子的面子为重,她马上同意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给钱
 
  母亲痛快的给了钱,并对儿子讲,好吧,给你钱,这关乎你的面子,我不会怕花钱,有事你好好说话,不要一不顺心就给我脸子看,真是养大了儿子,不把妈当回事,师兄转怒为喜,他接了钱,妈,我不是给你脸子看,我这是结婚,就是花钱的事,你要有思想准备,不要太小气了,弄得我丢人。
小丁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婆婆对这桩婚事的不重视。
师兄忙说,没有的事,我妈回家就同意了,给了我钱,她只是没想到这么贵,他们那个年纪,和我们观念不一样,这是正常的,你不要多心,她给钱就成了。
小丁点头,就这样吧,反正结婚不一块住。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日子
 
 师兄的母亲找人算日子,结果算出来的日子是今年底结婚,说是明年没有合适的日子,如果要拖就要到后年的七月份。
师兄有些为难,离年底,只有三个月了,好多事没办,而且都没有正式的和李家提这事,双方父母也没见面,婚纱照婚庆公司,而且家里自己的房间,是不是也要装修一下。他犹豫了。可是要一拖就成了后年底七月,他感觉也不合适。
师兄急约小丁见面,那两天水木项目有个大活动,所以一直挺忙,回到家已经九点了,师兄居然在楼下等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匆忙
 
 小丁感觉太匆忙了,这太急了吧,三个月,来不急准备呀。师兄劝她,小丁,这些事,不到结婚那一天,永远是忙不清,你想呀,婚纱照一天,婚庆公司一天,你买买衣服,我装修一下我的房间,其时三个月不短了。安排一天,双方家长见个面。
小丁摇头,不是你说的那样,现在拍婚纱照还有外景,还要和人家约时间,梁月那时候,还折腾了一个月,主要是对时间。婚庆公司要选择,不是一家就能订下来,还要订婚宴的饭店吧,档次太低的不合适,好一点的,都是提前订的。不信你明天找几家饭店问问,档次好一点的,你看,你现在能订上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惊叹
 
 师兄一直以为小丁迷糊,现在看人家讲得头头是道,他发现他忽略了婚宴的事。
 他知道那几家大规模的饭店,年底之前肯定没位子,如果定档次低些的,也不能太低,他家也要面子。
他点头。
 小丁,我明天落实一下,如果我能订下婚宴的酒店,你是不是能接受年底结婚。
 小丁说,我回家和家人商量一下,这不是我能做主的事。
 小丁有些疑惑,你确定,你妈找人算的,明年没有合适的日子。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会议
 
小丁回了家,和母亲说了,她一开口,李冰就奇怪,怎么可能明年都没有合适的日子,他家折腾什么呢。
他家能算,我们也能找人算。
小丁沉默。
 于小慧也说,三个月是有些急, 不过也不是不可能,要不就年底。
 李冰摇头,妈,不能这样,三个月太急,他们都上班,不可能成天请假呀。
 于小慧心中沉吟,对方也许是急于结婚,如果自家反对年底这个日子,对方一口咬定后年七月,自己就是另找了日子,人家也能反对,这样就成了僵局。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反对
 
小丁的父亲也同意妻子的意见,主要是考虑小丁的年纪。
李冰给李佳打电话,果然李佳和李冰的意见一致,不同意年底。
于小惠叹口气,你们呀年轻气盛,这事是他家老人提出来的,我们要是一口回了,以后怎么办,还不是小丁为难。
于小惠看看小丁,这样吧,小丁,现在意见是二比二,你自己考虑,其时婚礼的程序是小事,不必太计较,那些流程呀,怎么都行,别那么讲究。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烦恼
 
这事像一团乱麻,小丁不知如何应对。
姐姐们和父母的意见相反,她本人是倾向于姐姐们,可也担忧,如果不选今年的日子,到了后年,她有些担忧。
一夜翻腾,早上看了看自己的黑眼圈。
她叹了口气,想想,前一周一直在忙,她有一天的调休,干脆调休吧。
打电话给郑姐,郑姐到是同意了,说,你们一个一个的找我说,我还要和常经理解释,他最近一直在销售中心。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计较
 
李佳中午的时候过来了,她说,我不吃饭了,说几句话就走,我们中午就一个小时休息时间。
李佳的态度鲜明,我感觉你婆婆不一定打什么算盘,谁相信明年挑不出一个好日子来,她是算准了你不敢拖到后年,考虑你年纪大了,可是她儿子,比你还大呢,你急什么。于小惠不赞成,男孩子和女孩子不同。
李小丁不说话。
李佳说,婚礼挺重要的,你要是时间太急了,肯定有些地方要凑合。而且对方看你好说话,以后肯定欺负你,况且如果年底结婚,你要和公婆一起住,你考虑过吗,你现在只考虑婚礼,就没考虑,要在他家住吗。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同住
 
李小丁突然间想到了,是呀,我一直考虑办婚礼来不急,就没想过,是要和公婆一起住。
李佳说,我都怀疑,他们家是不想你们单住,才这么说的。人家不是稀罕你,是舍不得儿子。
李小丁皱眉,姐,那我就不同意年底结婚,真要拖到后年了。
李佳看她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有点出息好吗,时间是大家的,他不怕你也不必怕,大不了,我们相亲,找到合适的,和他分手。
于小惠看看表,好了李佳,你回单位吧,要迟到了,你那管得严,你的话有理,小丁会考虑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婚宴
 
事实上师兄这一天跑下来,发现,好一点的饭店,的确年底前都排不上期了。
他垂头丧气的回家,母亲说,那就不去大饭店,我有个小姐妹,她亲戚的饭店也行。师兄摇头,那太小了,总共才能摆十桌。母亲不以为然,那怎么了,朋友的店一切好讲话,那天让人家单为你开,有什么不好,
师兄说,我们算了,一共下来,要十五六桌呢,母亲说,加几桌好了,摆紧凑些,也热闹。
师兄睁大了眼睛,妈,不可能,总要上菜,总要仪式,场地太小是不可能的。
母亲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这个好办,让李家少请几个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疑惑
 
师兄奇怪了,妈,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在那办婚宴了。
母亲不说话了。
师兄说,我就知道什么日子必须是年底,要么是后年,你就是想用时间紧,让李家妥协。可是妈,婚宴也是我的面子呀,那么个小地方,我同学同事看了,我也没面子。
母亲说,你就知道面子不面子,也不考虑实际,我早想过了,婚宴分开办,那个地方,只请咱家的人,足够了,而且人家做的菜也好吃,已经说好了,给我成本价。这能省一大笔。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省钱
 
师兄奇怪,妈,我的婚事你们是有预算的,我听爸爸提过,早五六年前,你们就准备了钱,怎么现在,你在婚纱照和婚宴上,这么紧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师兄的父亲也有些奇怪,是呀,咱们是准备了六万,足够了。
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师兄的母亲终于说,好了,和你们讲吧。我拿去炒股了,本想多挣些钱,到时候,给你个风光的婚礼,可是不想,赔了进去,我现在只有一万五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股市
 
师兄无语,想说什么,还是没开口。
到是父亲不高兴,和你讲了多少次,不要炒股,你当时答应了,结果背着我,又折腾,这算什么事,把儿子的婚礼钱炒没了,还克扣人家。你办得什么事。
家里一向是女强男弱,母亲自然不肯示弱,我也是为了家里好,又不是吃了喝了玩了,你有什么可抱怨的。
师兄终于说,妈,你就算要炒股,拿三万去还不行,你怎么能亏了那么多。
对着儿子,还是有些心虚。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盘算
 
师兄心里在计算,一万五,是太少些。婚庆公司那里,他打听了,就要五千多。
加上婚纱照,这就七千了。
他突然间想起,妈,你是不是把小丁的彩礼钱也赔进去了。母亲点头。
师兄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他想了想,如果是这样,还是后年结婚最好,这一年半的时间,他能存点钱,父母也能存点。
母亲又讲,其时婚礼急,有些事都好凑合,比如讲,双方不要一块请客,这样省不少,彩礼钱,就说用来给你们装修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面子
 
师兄摇头,妈,行不通,李家不是只有小丁一个人,她那几个姐姐,都是明白人,你这样一折腾,她们马上知道你是为了省钱,而且人家李佳讲过,彩礼钱不到,不准小丁去拍婚纱照的,不拍婚纱照是不领证的。
母亲嘀咕,真够刁钻。
师兄说,这不是人家不讲理,是你答应的事,办不到,彩礼钱,你是同意了,请客的事,居然各请各的,你怎么想的。谁也不是傻子。这是面子问题。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为难
 
现在是师兄很生气,可是对了母亲,他发不出脾气,他家里一向是母亲强势,此时也有些恼火,忍不住埋怨母亲,哪有这样炒股的,你到底赔了多少。不过这样一问,不过是高声了些,母亲到急了,沈川,你长大了,敢和你妈这样了,是不是,我白养了你,不过赔了几万块,影响你的彩礼,你就这样。师兄一时手足无措,抬眼看父亲老沈,老沈知道夫人的脾气,有理还好,无理最是麻烦,此事他也恼火,所以没有说什么,站起来,拿了鱼杆钓鱼去了,到把沈川弄得无语了。
沈川叹了口气,妈呀,你就闹吧,把我的婚事闹黄了,你就高兴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措词
 
沈川考虑如何措词,他知道年底结婚是不可能了。
可是李家却是妥协了。
原来于小惠还是考虑李小丁年纪大了,而且最近给李冰介绍的都是离过婚的,还有带个小女孩子的,于小惠有些压力了,她感觉沈川这个孩子本人不错,脾气好,和小丁也认识多年了,算是知根底,家里有房有车,至于别的不必太介意,现在房子是大事。
李小丁也同意母亲的意思。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同意
 
小丁主动约了师兄吃饭,说了母亲的意思,她以为师兄会高兴,没想到师兄一言不发,小丁奇怪了,这不是你妈的意思吗,我家同意了,怎么你到无语了。小丁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回事,有话就说,别一个人闷着。师兄叹了口气,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丁误会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你有别的心思。
师兄马上说,你别误会,我对你决无二心,是我妈。不是我妈,对你有意见,是她,是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难题
 
师兄有些为难,如果实话实说,影响母亲在李家的形象,不说实情吧,有些说不过去。
小丁到是急了,你到是说呀,你放心,我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们商量着办,你这样,把我当外人吗。
 师兄想了想,父亲说的对,还是对小丁说实情吧。
   沈川吱吱唔唔的,小丁半天才明白,沈家准备了婚礼的费用,但是去年沈母把钱亏在了股市里,现在就一万多。还包括,原来说好的彩礼钱。所以才想着要么简办,要么后年再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诚恳
 
沈川到是个明白人,也是做销售久了,不把道歉当回事,他马上致歉,对不起小丁,这事我也才知道,说婚礼的预算,我妈老找省钱的,我才感觉不对,她才说了实话。我想,要不就后年,我能存些钱,给你个风光的婚礼,要是今年办,太简单了,原来说好的,都要打折扣。
小丁一时不知怎么办,她是老小,其实很多事,都是父母决定,姐姐参谋,现在有些不知所措,她叹了口气,好事多磨,就这么磨呀。师兄,我一直以为你牢靠,没想到,出这么个乌龙,你让我多难堪。
沈川说,我知道你委屈,我也生气,办婚礼是两个人的事,也有我的面子呀,我和一些同学都说了今年结婚,现在也让我丢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风波
 
小丁看着师兄没精打彩的样子,想发的脾气,不好发了,只是说,你看你办的事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和我家人讲,好容易我家人同意了结婚的事,现在我回去怎么说,好吧,我回家和他们商量一下。
小丁找了李佳来,她现在感觉,李佳是她的主心骨,果然李佳不乐意了,这叫什么事,沈川是真不知道还是唱双簧呢,小丁到是一口肯定,他真不知道,要不然选影楼的时候,不会选那么贵,而且我们看婚庆公司,三千那个,他还嫌不够好。
于小惠也点头,那个孩子到不像会骗人。
李佳想了想,真假不重要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方案
 
两种方案,一种是年底结婚,婚礼不办了,就说旅游去了,让沈家给小丁两万算彩礼。
第二种后年办吧。
不过李佳倾向于后年,因为这样简办,有些委屈,婚纱不照了,婚礼不办了,好像有些太简单了,而且现在和公婆同住,不是什么好事,看沈川的母亲不好相处,沈川经常加班,没时间调节婆媳关系。而且考虑到交房后的装修,也不是事。
到不如从容些,后年吧,到时候房子装修了,直接进去住,资金也富裕些,婚礼也好好办。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纠结
 
可是于小惠还是坚持今年办。
她感觉小丁后年就三十了,她不愿意。如果到时候,有了意外,那小丁的年纪太大了。李佳讲,照你这么说,沈川这么靠不住,那到时候离婚岂非更麻烦。
李冰到是没插话,她赞成李佳的意见,不愿意这么将就,如果这么将就,沈家更看起小丁,原先就感觉小丁高攀了他家,明明他家不是官不是富的,怎么高攀了。
可是看母亲着急,她知道母亲看了她和小丁,心理压力大,怕人家议论。这时候,她要开口,还是没开口,她和李佳的立场不一样,李佳已经结婚了比她有发言权。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做主
 
最后还是小丁自己决定吧。
不过李佳最后走的时候,还是说小丁,小丁,不要怕三十,三十怎么了,你的幸福最重要。
李冰也点头。
于小惠张张嘴,没说话。
李小丁今年其实特别想结婚,可能是她的一个闺蜜刚结婚,二人世界甜蜜极了,她有些羡慕,可是李佳说的对,她要和公婆同住一个屋檐下,她想了想,沈川的母亲,对她礼貌而冷淡,她咬咬牙,算了,还是拖后吧。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惆怅
 
 说了这句话,李小丁没有轻松,反而心情有些惆怅。
 她和梁月说起这事,梁月说,我感觉沈川的母亲挺自私的,不太把儿子当回事,当然了这样的母亲也不少,做她的儿媳妇,你要打点精神,别让她欺负了。
 李小丁点头,和梁月的关系一直不错,可能是因为不在一个部门,反而到没有冲突,几年下来,到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梁月叮咛她,一个原则,不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而且谈好了,沈川的工资卡在你手里。各过各的罢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条件
 
梁月的主意是,趁热打铁,现在就把沈川的工资卡拿过来,小丁有些犹豫,沈川的工资卡在到一直在他手里,没在他母亲手里。
梁月说,这件事,就是他家失信,因为他母亲的原因,导致婚期到了后年,影响最大的是你,本来你现在二十八,弄到后年成了三十,这是承担风险的,万一到时候有什么变故,你可惨了。
小丁想想有道理,她和沈川开了口,沈川有些惊讶,李小丁解释道,我感觉他们说的对,这件事影响最大的人是我,本来婚期不用那么靠后,还是你妈,把你的婚礼钱都赔了。
沈川有些理亏,他想了想,小丁,我们的工资和提成是两张卡,我把工资卡给你,提成那张我拿着吧。
小丁想想,工资卡是稳定的,就点了点头。沈川想,小丁也学精了,不是那个天真质朴的小丫头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如此
 
 李家也只好接受了现实,不过于小惠想,沈川那孩子还让人放心,小丁又拿着他的工资卡,李冰到是竖了大拇指,李小丁,你终于聪明了一会儿。这是对的,这卡在你手里一年半,起码你的彩礼钱和婚礼钱有了,有了这个,到是安心。李小丁苦笑,师兄说了,还有装修的钱,都在这里,让我自己看着办吧。
李冰算了算,也差不多吧。
李小丁明白,师兄手里的那张卡,全看销售市场好不好了,她不能指望那个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热心
 
郑姐听说小丁的婚事到后年了,她说小丁,你也真傻,一年后的事,到时候有变化,怎么办,有合适的你就见见,小丁忙拒绝,我相信沈川,不是那样的人,况且,我们又不是两地分居,经常见面,他有什么事,我都能知道。
原来郑姐的侄子,今年刚离婚,想把小丁介绍他,到是想过李冰,可是见过李冰的模样,明眸皓齿的,估计没戏,才想到老实踏实的小丁。
侄子见过小丁一次,印象不错,感觉小丁本份老实,是个过日子的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见面
 
小丁以为这事就如此了。
没想到郑姐的侄子打电话约会小丁,小丁吓了一跳,忙解释,不好意思,我有未婚夫,我们婚期都定了。
对方说,我听我婶子讲了,你那个婚期,还有一年半呢,那不靠谱,小丁不得不说,在我心里是约定,是靠谱的。我已经约了我男朋友吃饭。
   梁月的眼珠转了转,小丁,你找常经理吧,郑姐这样可不好,她那个人固执,不听劝,就常经理能说说她。要不然你师兄知道了,岂不影响感情,好像你脚踩两只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反映
 
小丁本来不想拿私事和经理谈,现在也只好开口了。
常经理听了,马上说,我和我表姐说说,这事是她不对,这是胡闹,他那个侄子我见过,让家里惯的不成样子,除了上班,什么也不干,他原来的媳妇,就是嫌他懒惰,才分的。
小丁这才松口气。
常经理对表姐真是无言,小丁是自己公司的人,怎么能给人家介绍她那个侄子。不合适呀,且不说人家有未婚夫,沈川那个人,常经理见过几面,最起码一表人材,谈吐大方。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警告
 
常经理把郑姐找来,开门见山,李小丁的事,你不要多事了,人家有未婚夫,你这样折腾不合适,他们谈了五六年了,惹出事来不好收场,那个沈川不是省事的,你侄子要是不欠揍的话,就离小丁远些。
郑姐不太服气,公平竞争吗。
常经理冷笑,竞争,拿什么竞争,人家未婚,他是离婚,人家沈川,靠自己的能力,买的房买的车,你侄子有人家能干吗,除了家里条件好些,有什么用,又不是凭自己本事。
郑姐有些讪讪的。
常经理说,同事就是同事,你有些分寸,人家的私生活与你无关,不要再多事,要不然我不答应。这是公司。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耳光
 
 郑姐的侄子,来销售中心找李小丁,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小丁头痛,就告诉了沈川,沈川火起,这小子真欠揍。
沈川跑来的时候,正遇见他纠缠小丁,小丁一脸的不耐烦,杨经理劝他走,我们这是销售案场,你在这不合适,不想人家不听。沈川上来给他一耳光,用手点他,再纠缠我女朋友,打你个满脸花。
这时候常经理和郑姐听见动静走了出来。
常经理走过来,对郑姐说,把你侄子带走,以后不许他进销售中心,要不然我不客气,丢人现眼。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8-15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