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桐花雨—争执

时间:2018-10-07 08:4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 偶然 销售员的态度令梅雨烟不爽,不过,后来最方一直称赞她,气质好,很有教养的样子,梅雨烟心想,这可能也是一种销售策略,她还是交钱走人,想想还是有些心疼,四个月的工资。 销售员说,你最好烫一下发,再染一下头发,酒红色显时尚和年轻。 梅雨
桐花雨偶然
 
  销售员的态度令梅雨烟不爽,不过,后来最方一直称赞她,气质好,很有教养的样子,梅雨烟心想,这可能也是一种销售策略,她还是交钱走人,想想还是有些心疼,四个月的工资。
  销售员说,你最好烫一下发,再染一下头发,酒红色显时尚和年轻。
  梅雨烟想,四个月的工资都没了,干脆到底,她直接进了美发厅,折腾完头发,长发剪短了些,修了发型,可以披散,烫发的时候,没有全烫,只是在烫了头发帘和发稍,美发师说这样更洒脱自然。
  第三天,婚介那边打了电话来,说周末相亲。
  她在婚介看见来人时,愣住了。
 
 
桐花雨巧合
 
  阿亮看见梅雨烟,到是眼前一亮,这发型更适合你。
  梅雨烟惊讶,阿亮,怎么是你呀。
  婚介老师一看双方认识,马上说,这到好了,有缘千里再相逢,你们聊。这可是天意,好好珍惜。
  二人坐下来,一时都有感叹和不解。
  梅雨烟奇怪,以你的人脉,怎么会到这相亲。
  阿亮说,我也是没办法,开始是女友太多,挑花了眼,现在我说,我没女朋友,没人信了,只好来这里,也是家里逼得,今年必须结婚。
  梅雨烟叹息,理解理解,要不然,你也不会花那么多钱来这。
 
 
 
桐花雨投缘
 
  二人到是聊得热闹,过了半小时,婚介老师过来,通常第一次见面,他们安排的时间,都是半小时左右。
  二人从婚介出来,相视而笑,梅雨烟说,你浪费了我一个指标,阿亮摇头,为什么要浪费,你可以考虑我一下呀,我条件不错的。
  梅雨烟苦笑,你条件是好,可是你确定,你收了心,要结婚吗,还是结婚是结婚,玩闹是玩闹。我可是要找个好人过日子。
  阿亮点头,认真的说,我是好人,真的,没人说我是坏人,就是和我分手的,也说我是好人,我从不让女人吃亏。
  梅雨烟挥挥手,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走了。
  阿亮上前,雨烟,别走,到了饭点,一块吃饭吧,你现在回家,你家人,肯定问你相亲的事,还不如和我吃饭呢。
 
 
桐花雨认真
 
   接下来,阿亮开始送花,他真的按他说的,我要追求你,你不要急着拒绝我,我好不好,都是知根知底的,我们相处一段时间。梅雨烟心想,这个人,条件是不错,如果为了结婚而结婚,也可以考虑一下。不过她和阿亮约定,事情没定之前,不要传播,她不想弄得满城风雨的。
   阿亮到是真的认真,梅雨烟不喜欢人家抽烟,他在梅雨烟面前,一根不抽,晚上除了必要的客户应酬,都是陪着梅雨烟看电影,吃饭,完全和从前变了一个人,向致远还奇怪,你遇到什么人了,施了魔法吧。
  阿亮只说保密,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桐花雨争吵
 
  公司相对太平了一段时间,是王青打破了这种平静。
  有一天下午,江达声从外面冲进来,直奔向王青的办公室,王青正在办公室写方案,看见江达声,她非常生气,你来这儿干什么,江达声说,你几天不回家了,我不来这,到哪里找你,你又不在娘家,你说你去哪了。
  王青生气,你管不着,我告诉你,你马上离开我们公司,要不然我报警,江达声冷笑,你报警好了,你不嫌丢人,我也不嫌。
  王青真的拨打电话,江达声抢过手机,二人争执起来。
  这里闹着,梅雨烟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她一眼认出了江达声,忍不住皱眉,这夫妻俩都够能折腾的,她犹豫着要不要叫大厦的保安上来,这时候,叶宁已经打通了物业的电话。
 
 
 
 
桐花雨保安
 
  保安来得很慢腾,在保安到来之前,黄建立和杨海涛已经上来半拉半劝走了江达声,黄建立很后悔,早知道今天下午就去工地了,因为看外面的风太大,杨海涛说跑工地上,真是个喝风去了,黄建立一想也是,没必要选个沙尘暴的天气去工地,他们是要量一下销售中心的面积,考虑一下销售中心如何装修的事。
  遇上这事,不管不合适,管吧,也挺尴尬,幸而杨海涛人高马大手上有力气,算是把江达声弄进了会议室,黄建立倒了杯水,劝着江达声,江哥,有话好好说,我们这毕竟是办公场所,你这样,让我们为难,是不是,大家互相体谅一下,您也是场面上的人,是不是,多担待。
 
 
 
桐花雨保安
 
  杨海涛坐在一边,也陪着笑脸,对呀,江大哥,你是明白人,这家务事家里解决,你在我们这折腾不合适,你看,我们都没好意思叫保安,他刚说到这,保安上来了,看见了江达声,问了几句,黄建立只好解释说是误会,保安说,这样的误会少些,我们很忙,叶宁走过来,看了看手机,你们是很忙,我打了电话,二十分钟才上来,这效率。
保安说,没办法,他们事情很多,叶宁不以为然,你们事情很多,难道我们这个大厦的治安非常不好,需要你们四处调解。保安不高兴了。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讲话,太不尊重我们的工作了,我们还有别的工作。不是你们的跟班。梅雨烟过来,感觉这种争吵没意义,就微笑着致谢,送走了他们。她说,麻烦几位,辛苦了一趟,这样,我们这暂时没事了,几位先忙吧。
 
桐花雨诉苦
 
  江达声听话听音,梅雨烟的暂时二字,隐含了警告,他有些不悦,你们当我乐意来这里,要不是王青几天不回家,不回家就算了,也不回娘家,你说她哪去了,我不来这,我怎么办。梅雨烟拉张椅子坐下来,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这是办公场所,这样折腾,对我们公司不尊重。你再有理,也是家里的事,不是我们公司的事,在我们的公司,就是对我们公司的不尊重。我们是服务单位,有客户过来,如果看见这一幕,会影响我们的形象。
 
  江达声端了杯子,喝了水,这才说,我不是针对你们公司,这一点我声明,杨海涛笑嘻嘻的,江哥,你看,你在我们办公室门外,我们没话讲,可一进公司,就不好了,你说呢。
 
桐花雨离开
 
  这时候,叶宁又回来了。
  她对江达声并不客气,冷冷的说,你老婆请假走了,你赶快追吧,别再回来闹腾。
  江达声一听,马上冲出了公司,奔向了电梯。
  他走出写字楼,看见王青上了一辆出租车,他也招手上了另一辆车。
  梅雨烟看看叶宁,你何必马上告诉他呢。
  叶宁理直气壮,不告诉他,他一会儿发现王青走了,还会赖在我们身上,凭什么呀,王青的事,她自己解决,干吗闹到公司,这个人真奇特,要么离婚,要么好好过日子,这算什么。
 
桐花雨中心
 
 青再次成了公司的话题人物。一年前她结婚的盛况,还是挺轰动的。不少人私下还是羡慕的,那一天的王青也是美丽的,她的婚姻好似童话,可是那个她身边的人,怎么看不像王子。不过,她的美丽,却是真实的。
  王青到是从容自若,她的表情,一直没变过,所以她家里的事,没人留意到。直到江达声出现,打破了平静。
  于芳芳也吓了一跳,这男人素质真差,跑到老婆公司里闹腾,多丢人,这是公司呀。
  杨海涛意味深长的说,是呀,这样做,无论男人女人,都是够丢人的,让人家看笑话。
 
 
桐花雨过问
 
  这事,向致远还是知道了,梅雨烟没和他提,梅雨烟现在和向致远的接触少了,能不接触就不接触,对着向致远,她有些自己不察觉的幽怨,向致远玩了一出求婚,自己含蓄的拒绝了一下,再无下文,明言人一看,他现在的注意力在肖悠然身上。而肖悠然呢,不表态不拒绝不接受,到是有些老江湖的意味,她有时候一张笑脸,故作天真的样子,梅雨烟感觉这个小姑娘心计太重,完全是利用向致远。
  向致远一个月,就给肖悠然转正,工资也比别人的转正工资高了两级,从前梅雨烟会询问一下,现在梅雨烟直接签字,都不再多问,和阿亮往来后,阿亮提醒她,要注意和老板相处的分寸,老板做事,凡出格的地方,必有深意,不是冒失,是人家有自己的打算,要么为了利益,要么为了私情,这时候提意见,就是傻子。
  梅雨烟心里叹息一声,如今的向致远做事,都不考虑影响了,可是阿亮说的对,人家的公司,人家的自由,一个人开了公司,成老板,不就是为了在公司里说了算吗,如果事事都规矩,人家怎么体现领导的权利。
 
 
桐花雨传播
 
  这事还是叶宁告诉向致远的,她给向致远打电话,绘声绘色的讲了刚才那一出闹剧,然后说,幸而黄经理和杨经理在,这公司就要有个男的,那保安根本指不上,半天才来,才了对我们说三道四,对了江达声一脸和气,不知道他收的哪个的物业费。
  向致远忙问王青呢。
  叶宁说,跑了,趁着我们拖住了江达声,她一个人走了,什么人呀,家事不整清,就会跑。还一脸的泰然。真莫名其妙。
  向致远说,叶宁,你不要在私底下传播,叶宁冷笑,传播个啥,人人都在公司,除了你不在。
 
桐花雨了解
 
 向致远知道叶宁不喜欢王青,难免说话夸大,不过出了这事,公司的人除了叶宁,竟无人告诉他,他有些不自在。
 
 向致远一到公司,就招来了梅雨烟,询问事情的经过,梅雨烟的说词和叶宁差不多,只是更客观些。对江达声也深为不满意,淡淡的说,幸而一个广告客户刚离开,要是撞上了,真是影响公司的形象。
  向致远皱眉,王青呢。
 梅雨烟说,王青请了三天假,说处理一下家事。我只好批准了。现在这个情况,她是要处理一下,影响太坏。
  向致远在屋里来回踱步。
 
桐花雨情况
 
  向致远拨通了王松的电话。
  王松也是才知道妹妹闹家务的事。王松和向致远一直有往来,不密切,但逢年过节一直有联络。
  王松也生气,小青胆子真大,自己跑去租了房子,真是胡闹,就是要离婚,也要回家来,这孩子不省心。
 向致远说,到了离婚的地步吗,这么严重。
 王松说,我也奇怪,问了王青,他们也没太严重的矛盾,只是说江达声有些大男子主义,事太多,什么都要问,还查她的手机,和人逛街回来晚了,就吵架,她受不了。我父母都在劝她。
 
 
 
桐花雨小事
 
 向致远说,这都是小事,为了这个闹离家出走,要离婚,这也太儿戏了吧。王松也说,对呀,我也这么讲,两个人性格不一样,总要互相适应,他问的多,你出门告诉他一声,去哪里,不就行了,哪里要离婚,真是小题大做,我家人也是这个意见,可是王青不肯,她说最恨人家约束她,她是独立的自由的,一套一套的言论。
   王松又说,可能也和江达声的父母有关,小青的婆婆一直不大看得起我们家,小青有一次和他们在饭桌了吵了一架,江达声没帮她,她生气了,这是事情的引子,还有些事情,都是小事。
  向致远心想,事情都是如此,没什么根本性的矛盾,只是纠结在一起,就成了问题。
 
 
桐花雨解决
 
  向致远放下电话,雨烟,我感觉离婚是大事,你还是劝一下王青,看的出来,她对你还尊重,你拉上周桐,周桐和她关系挺近。梅雨烟心中烦感,心想,如果我们的私交到了,我自己会管,可是这算什么,人家的私事,王青爱面子,根本不愿意别人管她的事,只会起反作用。
她本想直言,话到嘴边,还是说,向总关心员工,这是好事,不过王青的性格有些特别,不一定乐意别人管她的事。
向致远说,乐意不乐意也要管,毕竟是公司的员工,我们不闻不问,这不合适吧,而且现在不是她乐意不乐意的事,江达声闹到了公司,已经人人都知道了。面子事放一放。
 
桐花雨争执
 
 梅雨烟有些不悦,江达声闹,王青已经很恼了,才请了假,现在公司插手,你真认为她能接受吗。
  向致远烦躁,怎么管是技巧的问题,但必须管,表达一下公司的意思,不能显得我们没有团队精神,
  梅雨烟为向致远的强词夺理有些愣住了,这关团队精神什么事,她有些恼了,刚要发脾气,突然想到了阿亮的提醒,她冷静了几秒,再开口时,语气平静,向总说的对,我和周桐商量一下,看怎么表达合适,让王青心里放松,便于接受,我们会尽力的,当然王青有主张,如果父母的话不听,可能我们的话也没什么效果,不过,我们会尽力的,表达对员工的关怀。说完了,她转身走了。
 
桐花雨感觉
 
 向致远看梅雨烟走了,他刚才其实也感觉到了雨烟的不满意,可是梅雨烟迅速表态,态度语句无可挑剔,他只是感觉奇怪,梅雨烟后来的表态,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意思,不是对着老同学的态度,他有些茫然,自己哪里错了吗。
  向致远有些烦恼。王青的事,他不可能不过问,可是他明白,他没有过问的立场,如果代表公司,人力部的经理,比他出面更合适。
  他叹了口气。王青,你怎么就不省心。
  梅雨烟离开了经理室,先到了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情绪平复了,才回到办公室,她不准备出面,她一个大龄剩女,去过问王青的离婚事宜,有些不合适,如果王青恼了,不轻不重的回一句,她的面子往哪里放。
 
 
桐花雨商量
 
  梅雨烟对着周桐,交待了向总的工作。
  周桐也有些困惑,这事如何开口,王青的性格,她不想说的话,你问多少遍没用,她的脾气不听人劝呀。
  梅雨烟沉默。
  周桐想了想,好吧,我约一下她,看她在哪里,如果她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梅雨烟心中明白,王青一定要见一见,自己也要出个面,打个招呼,然后离开,这样才能对向总有个交待,她说,周桐,你想想,她现在心情肯定苦闷,你就说约她出来散个心。聊会儿。
 
 
 
桐花雨生气
 
  周桐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王青家里正热闹,一家人都劝王青,好好过日子,就是父母也是这意见。贺春燕成了代表,她说,小青,你知道小区里多少人羡慕你的婚事,你离了婚,多少人说风凉话,吐沫能淹死人。王青冷笑,所以呀,我根本就没打算回来,我自己租了房子。
  贺春燕苦笑,小青,你别傻了,江达声闹了两次,人尽皆知了,你们继续过日子,大家都只当是正常吵架,离了婚,就成了天大的笑话。王青烦感,说来说去,都是这套话,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别人说什么,我不管,我不在乎,你们在乎,是你们的事,不用和我讲这个,大不了,我不回这里了。
 
桐花雨电话
 
  贺春燕对着王青,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说了一句,你太自私,不考虑老人的感受,父母为你操心受累,你都不放心上。王青委屈,我放心上,我怎么放心上,我回到江家,做好儿媳妇,就是放心上。
  贺春燕点头。
  王青听见电话响,忙接了起来。
  周桐到是关怀的态度,王青,你好吗,几天没见你,出来坐坐吗,散散心。
  王青想了想,在家里也是和父母争吵,他们现在不让王青在外面住,说是不合规矩,没家教,王青不得不在家。
 
 
桐花雨任务
 
  梅雨烟和王青闲话几句,就推说有事,走了。
  王青对周桐说,梅姐,好奇怪,好像有事,好像没事。
   周桐说,关心吧,几天没见了,听说我来找你,就过来看看。
  王青叹了口气,公司的人算不错了。我这次闹了个笑话,叶宁肯定没好话,不过我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和我没关系。
   周桐劝她,别想那么多,叶宁人不坏,只是脾气直,有些不会说话,你的事,那当然你做主,不过,你肯定要多想一步,想想自己以后。
  王青叹了口气,就是想到了以后,我才发现,我和江达声过不下去。我不快乐,我当时结婚,是为了面子。
 
桐花雨叹息
 
 周桐到是理解。
 是呀,到了年纪,压力是大。
 王青说,现在想想,真不应该如此,为了结婚而结婚,不过是看江达声家里条件好,他爸爸又是梁海洋学校的校长。
  周桐心想,你到什么都敢说。
 周桐说,我明白,如果现在没结婚,自然这么想,可是结婚离婚都是两个人的事,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也要替对方想想,而且你家人,肯定不乐意,你离婚回了家,日子不一定轻松。还是要考虑再婚的问题。你又回到了结婚前的老路上,还是要重来一次。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13 09: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