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漂泊—骂人

时间:2018-11-06 08:58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漂泊眼前 陶静弄了头发,买了两套羽绒服,她并不是只给公公买,又给婆婆买一套,寄了过去,她故意不提,她知道婆婆一定会给江波打电话。 公公见了羽绒服,到是一愣,看的出衣服是好衣服,他有些惊愕,不会说客气说,只说,衣服我有,瞎花钱。但脸上的表情,

    漂泊—眼前

  陶静弄了头发,买了两套羽绒服,她并不是只给公公买,又给婆婆买一套,寄了过去,她故意不提,她知道婆婆一定会给江波打电话。

  公公见了羽绒服,到是一愣,看的出衣服是好衣服,他有些惊愕,不会说客气说,只说,衣服我有,瞎花钱。但脸上的表情, 是高兴的。江波送了款手机,带拍照功能,他学会了拍照,把照片发给老高头,当然是炫耀,老高头自然是又酸又妒忌。这是江达明的乐趣之一。

  老高头不示弱,也买了款新手机,比他这个还贵了二百,他不以为然,他的是儿子送的,老高头是自己花钱的,能一样吗。

 

    漂泊—出国

  可有一天,老高头来了电话,说要出国,他吓一跳,你会说鸟语吗,你出国,老高头眉飞色舞,我家闺女让我去,她找了个外国人,接我过去,我也要周游世界了。

  江达明表面上恭维几句,心里有些失落,他还没出过国,他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跟个旅行团,出去一趟,说起来硬气,我也出国了,可是这话不好讲,一是没时间,二是,他问了向光明,这种团不便宜。

  自己的钱不舍得,和儿子不好张口。

 

    漂泊—和解

 

  江波看见父亲的羽绒服,那个颜色就知道是陶静买的,陶静买衣服,色彩偏亮,而父亲买衣服,颜色都是黑色,蓝色,双色系。

  他心里舒服些,这是陶静的变向示好。

  这是丈母娘的话起了任用。

  他有个精明的丈母娘。

  江波主动夸赞陶静棕色的发色好,这个颜色好,自然。

  陶静哼了一声,既然江波先开了口,她不好再矜持。

 

    漂泊—高兴

 

  李会莲收到衣服,自然高兴,给儿子打电话,夸赞了陶静,凡事想着我们,不过,不用,我有衣服,一件衣服穿好几年,不用年年买,江波说,给你,你就穿着,又不是穿不起,这个轻便还暖和。

  李会莲这几天正不高兴,原来苏建远的妈带着小孙子来了,说是她的腰不舒服,来看病,李会莲学聪明了,她不说话,只管做饭的时候,多抓把米,对那个三岁的小朋友,到是多了些热情,跟着苏建远叫他康康,苏建成的兄弟,给孩子起名直接,老大叫健健,老二叫康康。

  李会莲想,不喜欢大人,也不能给孩子脸色,给小蕊蒸鸡蛋糕的时候,也给康康做一份,她不是小气的人,她是不喜欢亲家对女儿女婿的态度。

 

    漂泊—客厅

  苏建远和江涛的新房到是三室,不过并不宽敞,他们夫妻一间,李会莲一间,另一间放了他的不少旧书,还有就是杂物,余下一半,地上铺了毯子,算是小蕊的活动室,里面有些玩具,和识字课本。

  他的母亲来了,就放下客厅的沙发,母亲和康康就睡在客厅,他没感觉不合适,但是母亲不高兴了,为什么不让我睡床,我本来腰不舒服,她是来做牵引的,做了几天,到是有些效果,医生说做一个月,这一个月,她都要睡沙发,她不乐意,苏建远想想,家里有张行军床,要不然我拿出来,母亲脸更阴了,我要睡大床,苏建远为难,妈,我们家的床,都是软的,都是刚买的,都和客厅那张沙发床一个质地。

 

    漂泊—冷眼

 

  母子争执,李会莲和江涛都听见了,江涛要说话,李会莲瞪了她一眼,把怀中的小蕊交给她,低声说,你少多话。

  苏建远摇头,我也没办法,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老板催他去加班,他只好说,我马上到。

  苏建远匆匆走了。

  康康到是乖巧,一个人玩积木。

  老太太看亲家母女,不理她,只在哄着孙女玩,更不高兴了,在屋里摔摔打打的。李会莲就是装看不见。

 

 

    漂泊—抗议

  苏建远接到弟弟的电话,哥,妈说,那沙发床,她睡不舒服,你就不能给他买张床,苏建远不耐烦,说的容易,我家是乡下的房子呀,我哪有那么大地方,那么大的空间,再说,她要的木板床,现在家具厅没得卖,我去哪里弄。

  苏建成说,你总要想想办法,她总说睡不好,精神不好。苏建远摇头,我没办法,要不然睡地板上,我买个床垫。

  苏建远回家和母亲商量,要不然,我买个床垫,铺到地板上,你看行不行,母亲点头,可以,不过不要放在客厅,你们不是空了一间房子吗。

  江涛听见了,她想说话,还是没说话。她不想当了苏建远的面和婆婆争执。

 李会莲到是满口答应,这主意好,就这样,把床垫搬那去,把地毯搬出来,我们小蕊在客厅学走路。

 

    漂泊—受累

 

  苏建远买回了床垫,本想让江涛帮忙,可是李会莲支使江涛出去了,她是不会帮忙的,她只管小蕊,最后还是苏建远和他母亲,两个人进进出出,折腾了一小时,才弄好。李会莲看看亲家母,你这身体真不错,可不像这个岁数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腰疼呢。

  苏建远的妈,马上还击,那怎么办,年轻人不管事,老人只好自己忙碌,在自己儿子家,到不得舒坦。李会莲说,是呀,是自己儿子家,不是自己家,能舒坦吗。我在这和保姆是的,一天做三顿饭,还要买菜,收拾卫生,你比我舒坦多了。

  苏建远忙把母亲拉进房间,妈呀,你不要说了,你要在这间房,就让你在这,你不要多事了。

  母亲生气了,我还不能说话了,我是来看病的,哪有个病人的待遇,苏建远无奈,妈,你来了半个月,我已经请了三天假,这个月五百元全勤奖都没了,你还要怎样,江涛也要上班,我丈母娘带着小蕊,还要管着康康,你还想怎么样。

 

    漂泊—生气

  母亲还是不高兴,你是我儿子,你不该管我吗。一直让我睡沙发,我睡不舒服,凭什么,丈母娘有房间,我到要在客厅,苏建远没耐烦了,因为这房子,她出了十万,那间房是她买的。你要是给我十万,这间房归你。

  母亲被噎住了,马上又醒过神来,伸手打了儿子一耳光,什么,我没钱给你,你就不孝顺我,让我睡客厅,你丈母娘给钱,就有房间住,这是儿子说的话吗,我怎么生了你这个不孝顺的儿子,我活着有什么意思。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江涛走进来,拉走了苏建远,关门的时候说,你活着有意思,你还有孝顺的苏建成,还有两个孙子,意思大着呢。

 

    漂泊—加班

 

  苏建远心里窝火,他干脆以加班为名,住在单位里,江涛也干脆自愿加班,这家里,只留下了李会莲,李会莲到是处之泰然,她除了吃饭的时候,会招呼一声,平时只管带孩子,要不就是织毛衣,和亲家母不说话。康康也感觉出了空气的紧张。

  苏建成又打电话,你不在家,也不管妈,这算什么事。

  苏建远火了,你知道什么, 我给妈换房间,她还挑三挑四的,我已经请了几次假,扣了钱,还怎么样,要不你来照顾,我不上班呀,你知道我一月五千的房贷,你给我呀。

  苏建成一向怕哥哥,他说,妈和我哭诉,说你不理他,嫂子也加班,你丈母娘只管做饭,也不管她。

  苏建远冷笑,我太母娘比她还大两岁,人家领着小蕊,还给她做饭,人家不委屈,她到委屈了。

 

    漂泊—无趣

 

  苏建远放下电话,想了想,自己不回家,也不是事,他决定,早出晚归。

  老太太一看见苏建远进门,就说,你还知道回来。苏建远不高兴,不过他没说话,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李会莲走过来,亲家,你看建远都累成啥样子,你也不心疼他,你小儿子也没这累吧。

  老太太不高兴,我儿子我管。

  李会莲笑笑,是你儿子,没人和你抢,你又不是就一个儿子。

  老太太被噎住了。

  老太太做完了牵引,要回去了,她要求苏建远陪她逛逛商场,要买些东西,苏建远说,我请不出假来,你回去那天,我要请假送你,那就是半天,现在请不出来,而且,我也没钱,你要买东西,可要自己出钱。

 

    漂泊—顺手

  老太太到底没逛商场,儿子不出钱,她还去什么。

  只是走了以后,江涛发现,家里的水果,没了,家里的一个新绒毯没了,自己的一件新毛衣没了。

  苏建远还不信,你不要胡说,我妈拿那些干干什么。

  江涛说,你打电话问问。

  苏建远电话打过去,老太太振振有词,我来一趟不能空手,邻居会笑话我,我是拿走了,江涛那么多毛衣,穿不了,那件黑色的没拆包装。我就拿了。

  苏建远挂了电话,江涛有些生气,那件黑色的,是我最喜欢的羊绒的,一直没舍得穿,***这人,真有眼光。

  苏建远没好气,送她就送她了。那么小气干什么,那是我妈。

 

 

    漂泊—争吵

 

江涛不乐意了,那是送吗,是我送的吗,***那是偷,是贼。

苏建远生气了,你说谁妈是偷,那也是***,什么我妈,不是你婆婆吗,有这么对老人的吗,你就应该主动送,我妈来看病,是有些事多,可是这一个月,你给过我妈好脸吗,我妈要走了,你不应该买点东西吗,要是你先买了东西,她还拿你的东西吗。是拿。

江涛当仁不让,我没给过***好脸,怎么给,***一会儿嫌这一会儿嫌那,有功夫挑剔,都不说干点活,我妈多大岁数了,做着六口人的饭,还有两个是孩子,一会要喝牛奶,一会吃鸡蛋糕。你怎么不说,***怎么对小蕊,像个奶奶吗,她正眼看过小蕊吗,不正眼看我女儿的人,我凭什么给她笑脸。

 

    漂泊—控诉

 

  江涛口快,此时满心的委屈。

  她又说,小蕊一岁了,***给过孩子一分钱吗,买过一件东西吗,好意思来我们家,都不给给小蕊买点东西,那是她孙女吗,还有你兄弟一家,拿了我们多少钱,都不知道给小蕊送东西,说实话, 是我妈心眼好,要是我,才不管康康呢,康康和我妈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妈还知道给康康买吃的,小蕊吃什么,他吃什么,你们家人呢。

 苏建远是理亏,家人对小蕊的态度,也是他恼火的原因,小蕊是他的女儿,他们慢待他,他不介意,可是对小蕊,他也恼火,这也是这一个月,他对母亲冷淡不理会的原因。

 

    漂泊—面子

  明明江涛说中了事情的根本,可是苏建远为了面子,也要维护苏家的人。

  他说,你是晚辈,我妈是长辈,你孝顺长辈是应该的。

  江涛冷笑,好呀,我孝顺***是应该,我没义务孝顺你兄弟吧,你记着,苏建远,要是你再给你弟一分钱,我就和你离婚,他们把一个儿子弄到我们家吃喝了一个月,却一件礼物不给小蕊,好大的脸,真不要脸。

  苏建远脸红了,江涛,你不要骂人,谁说我弟不要脸。

  江涛也火了,你弟不要脸,你们苏家人都不要脸。

  “啪”的一声,二人都愣住了,江涛捂了脸,不可置信,苏建远,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漂泊—动手

 

  江涛不是吃亏的,她冲上去,又抓又挠,苏建远躲闪不及,脸上有了印子。

  这时候,门开了,李会莲带着小蕊回来了。

  李会莲看看在客厅的二人,叹了口气,摇头。

  李会莲哄着小蕊吃了晚饭。

  江涛在母亲面前,还维护苏建远的面子,没说什么。

  苏建远主动帮着做饭。

  李会莲吃了饭,看了看,他们二人,都多大岁数了,有话好好说,不能动手,她看了看苏建远,***是***,***对也好,不对也好,让你负责,这不公平,可是***亏欠了小蕊,这是事实。

 

    漂泊—冷战

  母亲的话,让江涛的眼圈红了。

  苏建远低头,妈,这段日子辛苦您了。

  苏建远看看江涛,也有些后悔。

  江涛不理苏建远,小夫妻开始冷战。

  苏建远前段日子请假太多,这几天,一直在加班,二人到也省了碰面。

  苏建远回来晚了,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一夜。

 

    漂泊—唠叨

 

  李会莲有事能和哪个说,小区的人,她到熟悉了,也有了几个领孩子的老朋友。

  她在电话里和江达明说,没几句江达明就生气,你就多余管那个康康,你做好人干什么,那苏家的人,领什么情,不用好心喂狼。李会莲一听这话,没敢提苏建远和江涛打架的事。

  李会莲心里也闷。

  沈大爷也是从老家过来帮忙看孩子的。

  他的孙子沈浩和小蕊年纪差不多,两个小朋友,能玩到一起,大人也就熟悉了起来。

 

 

    漂泊—安慰

 

  沈大爷今年六十五,身体不错,他原来是一所小学的老师。

  沈大爷整天乐呵呵的。

  他看出来李会莲这几天总走神。

  沈大爷奇怪,小李,你怎么了。

  李会莲哑然失笑,我都六十了,还小李。

  沈大爷说,和我比,你就是小李呀。

 李会莲心情好些,她叹了口气,能为什么,还不是孩子的事。

 李会莲说了几句,含含糊糊,总要给女婿面子。

  沈大爷马上听明白了。

 

 

    漂泊—劝说

  沈大爷在李会莲口中一直称呼为沈老师。

  沈老师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说,我儿子好好的离了婚,你看沈浩才多大,就成了没妈的孩子,我那个前儿媳妇,为了出国,孩子都不要了。不过,我们要面子,都说孩子妈是留学了,还会回来。其实,他摇头,唉,能有什么办法,日子还要过。

  李会莲惊讶,她也一直以为,只是留学,没想到居然是离婚了,沈浩的母亲,她见过,是个美人,而且挺有礼貌,见了院子里的人都打招呼,她走的时候,还是神色如常,还和沈浩在院子里照相。

  李会莲惊讶,这女人也太心狠了,这孩子这么小,怎么也干得出来。

  沈老师叹了口气,人各有志,埋怨也没用,反正,我们的日子还要过,而且要开开心心的过。

 

    漂泊—宽心

  沈老师只是提了自己的事,没说什么,李会莲的心情好了许多。沈老师说,小蕊乐感挺好,你看,一放音乐,就能跟着舞动,这孩子有天份,回头大几岁,给孩子报个学习班,培养一下我们的小公主。

  一提孩子,李会莲就眉开眼笑。

  李会莲可怜沈浩,以后给小蕊做点心的时候,都给沈浩一份。

 沈老师也大方,给沈浩买玩具,也给小蕊一份。

 两个小朋友,小蕊小了一周,成了妹妹。她会说话了,就喊沈浩哥哥,沈浩也很有大哥的样子。

 

 

 

    漂泊—赔礼

 苏建远这段日子,心情不好。

  母亲回了家,打过一个电话来,苏建远只听不说话,最后只是说,你拿走江涛的新毛衣干什么。母亲说,怎么了,我看她放着,看样子她也不穿,苏建远生气,那是江涛舍不得穿,最贵的一件,你拿了。母亲反问,你媳妇和你吵架了。苏建远说,不是吵架是打架,你可高兴了,苏建远挂了电话。

  苏建远叹了口气,看看岳母,看看自己的母亲,他是有些在江涛面前抬不起头。

  李会莲到是放下了这事。

  她反过来劝江涛,你和建远,闹到什么时候,这都一个月了,还没完了,你就天天不理他,有意思吗。

 

    漂泊—委屈

 

  江涛自然委屈,凭什么呀,他居然敢动手。

  李会莲劝她,你算了吧,你下手也不轻,你看她的脸。

  江涛低了头,我就是伤心,***妈明明不对,他还护着。

  李会莲摇头,那是***,他怎么说,和你一起骂,可能吗,总是他的面子。

  江涛不说话了,我不低头,这没个说法,我坚决不理他。

  李会莲不好和老公江达明说,和儿子江波说了几句,江波挺生气,苏建远就是欠揍,要是我在,一定打他一顿,我们家江涛嫁她,图什么,这到好,他还敢动手。

 

 

    漂泊—公平

  李会莲说算了吧,你妹妹不吃亏,你没看苏建远的脸,都是血印子。江波说,那是活该,没见过***那样的人,真不要脸。

  李会莲说,你就不要起哄了,我是让你劝劝你妹妹,这老太太也走了,他们老是冷战,这日子过不过。

  江波叹了口气,江涛就是不听话,当时让他不要找苏建远,她不听,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说,算了,我劝劝她。

  江波的电话打过来,到是没和母亲一样劝说,他一个劲的骂苏建远,江涛有些不高兴了,哥,我家建远没那么差,他还是个明白人,知道***不对,只是不好意思说,并不是事非不分。

  江波反问,你知道他明白,你还生什么气。

  江涛叹气,我就是感觉委屈,那衣服,拿走了,还能要回来吗,想让他说几句好话哄哄我,他还在那讲什么孝道,真是个蠢。

 

    漂泊—原来

 

  江波说,原来你不生气,只是要人哄。

  那你还骂你婆婆干什么,你只要说,你心里委屈,你好难过,你示弱,他自然就哄你了,你在那开批判会,他怎么哄你,没台阶吗,不知道是谁笨。

  江涛一想,好像是这理。

  江涛说,我当时就是在气头上,没见过这样的长辈,有些气糊涂了。

  江波说,算了,你能糊涂,他也能,都是糊涂遇了糊涂。

  江涛娇嗔,你才糊涂呢。

  江波叹了口气,好了,差不多算了,苏建远是你选的,要不打着离婚,就好好过日子,别让妈操心。

  我给你转了一千块钱,你再买件毛衣吧,不要生气了。

 

 

 

    漂泊—骂人

  江波一时嘴快,和父亲说了这事,江达明自己重男轻女,可不允许自己的女儿让人欺负,他打了电话,劈头盖脸把苏建远骂了一顿,又说,我老婆女儿在苏家又掏钱又干活,还挨打,我告诉你苏建远,要不是离得远,我早过去揍你个满脸花,我告诉你,你再敢动江涛一手指头,我买机票飞过去。你小子有好看的。

  苏建远一直在道歉。

  江涛看母亲一眼,妈,你和我爸爸说什么。

  李会莲摇头,我就和你哥说了,肯定是江波说的。

  江涛看苏建远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些不落忍。

  放下电话,苏建远擦了脸上的汗水。

  江涛倒了茶水,递给苏建远,苏建远感激的笑笑。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1-08 09: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