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烟雨遥

时间:2017-10-10 15:3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烟雨遥 韩雪丽 联系电话13832195808 微信号hycych QQ564267692 这是一个江南小镇,镇子不大,胜在交通位置好,这里的人不多,也就几十户人家,东头家的事,西头一天就知道了。 章家住在小镇最东头,家里只一个独生女儿,叫章云瑶。 章家算是书香门第了,章先
烟雨遥
 
 
 
   韩雪丽 联系电话13832195808 微信号hycych QQ564267692
 
这是一个江南小镇,镇子不大,胜在交通位置好,这里的人不多,也就几十户人家,东头家的事,西头一天就知道了。
章家住在小镇最东头,家里只一个独生女儿,叫章云瑶。
章家算是书香门第了,章先生是镇子里的语文老师,早先在省城读书,毕业后回来了,大家没想到他肯回来。好多年轻人,出去了就不肯回来了。他说他喜欢这里的山水, 老人们不解,这山水有啥可稀罕的。
章先生那时还年轻,他笑笑,他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有些孩子气。
他没有学着闹自由恋爱,娶了母亲娘家的侄女吴宛如。
众人说章先生孝顺,他是寡母一手带大的,他母亲一手好刺绣,黑天白夜的绣,才养大了他,眼睛就不大好使了。
章家的好多事务,都是舅老爷说了算,宛如是他的小女儿,极受宠的,上面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娇惯这个花一样的妹子。
说起来吴家的家境是好过章家太多,这些年没少接济章家,章先生半是感激半是自卑,和表哥表妹相处的不错,不过他并不经常走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吴宛如相中了姑姑家的表哥。
吴老爷开始不太乐意,相助妹子,和把女儿嫁过去是两回事,可是禁不起小女儿的闹腾,一会儿绝食了,一会儿哭泣了,小姑娘太知道如何磨人。
吴老爷犹豫。还是太太舍不得女儿委屈,就劝老爷,章家的家底是薄了些,大不了多陪嫁些,好处是亲姑是婆婆,女儿不受气,人口简单,日子清省。说起来,太太指了指东房,自己儿子的房门,那章先生学问不错,长得也好,比自家儿子还强。
吴老爷看了看东房,那是一溜三间的厢房,儿子挣钱是好手,家里的生意,都是吴宛宏打理,唯一的缺点是太挑剔,高不成低不就,二十好几了没成家,是老爷的心病。
唯大女儿宛盈省心,嫁了镇长的儿子,也让吴老爷跟着成了镇长亲戚。
吴老爷找自家妹子,说亲事,心里并不大满意,沉着脸,同去的宛宏,一直看着他,提醒他不要这样子,同意都同意了,还这样,幸而他妹子眼神不大好,没瞧出什么来,光顾着欢喜。她一直靠兄嫂,儿子的亲事,本来发愁,现在好了,哥哥不会亏了宛如,自家也有了依靠。
章先生名叫云朗,小名大郎,一直叫惯了,这时候就站在客堂里,他听见了舅舅的话,人还愣着,母亲一口答应了,他只好低了头,他看的出舅舅不情愿。
母亲满口说,大哥放心,宛如就是我的亲闺女,决不会委屈了她,进门就当家,吴老爷心头叹气,你的家如何当。
 
 
 
烟雨遥------上弦月
 
 
  宛如是欢喜的。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了云朗,只知道心里就是他,一直怕表哥见了世面不回来了,表哥回来了,她比谁都高兴,这几年,家里贴补姑姑家,都是她过去送钱送吃的。
 她住在西厢房,窗外一株梅花,原是一株杏树,是听说,云朗喜欢梅花,那一年听表哥念梅花的诗。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表哥一直在念,暗香来。
宛如听见了,就回了家,求了哥哥种梅树。
并让表哥写了个暗香斋的匾,挂在自己的门上。
她想着,冬天梅花开了,就让表哥来赏梅,年年梅开,她年年相约,可是表哥总是婉拒了。
她知道表哥敏感,怕父亲的眼神。
她私下和母亲抱怨,爹也是的,姑母是亲妹子,照看就照看了,出了钱,还沉了脸,弄得人不高兴。
吴太太知道丈夫的为人,本是商人重利,可是一个妹子,又狠不下心不理论,每次过节给了钱,又心疼。
她晓得丈夫的纠结,就安慰女儿,看人重心,不要光看说什么,你爹总是厚道的。
吴家里是一切吴老爷做主,吴太太是外镇人,几年不回一次娘家,事事听丈夫的。本来吴家条件不错,却只雇着一个做饭的张婶,和一个管门的丁叔。
吴太太自己做衣服,自己照顾几个孩子,孩子们小的时候,自然辛苦,可是从不抱怨一句。
这几年孩子大了,宛盈嫁了,儿子帮着父亲打理生意,家里就宛如和自己做伴,小姑娘一手好刺绣,也跟母亲学着做饭做点心。
婚事定了,不过吴太太想多留女儿一年,她知道章家的情况,想让女儿再做做家务,心里打算着让张婶跟过去,这份钱自己出。
吴太太让张婶再介绍一个人来,张婶慌了,问自己哪里出了错,吴太太笑笑,不是的,我想着宛如出嫁,你们处的好,让你跟过去,你放心,你的工钱还是我出,张婶这才放心。她和宛如亲,她来的时候,宛如才五岁,一转眼,小姑娘都要出阁了,她到是愿意过去,不嫌弃章家穷,她想着章家人口少,章先生斯文的,一个章太太,事也不多,到是吴家早晚要娶少奶奶,人多事多。
 
 
 
 
烟雨遥------梅花雪
 
 
  吴老爷也同意婚事延一年,女儿的年纪不大,到无妨。
  他的打算是嫁妆的事,明知道妹子家没什么聘礼,陪嫁却不能少。
  宛盈出嫁的时候,就给了三十亩地,明面上给宛如也只是三十亩,可是地和地不一样,他盘算了半天,给了收成最好的整片的三十亩。
  还有一个卖胭脂水粉的铺子,他心里明白,妹子一家都不是做生意的,这铺子的人选,最后安排了最老成持重的老沈过去。但和老沈说了,对外只能说是吴家的,只是铺子的名换成了宛如。
  安排了这些心里踏实些,有田有铺子,好处是章家日常的花费不担忧了。云朗那些教书先生的薪水,多少就不在意了。
  他和妻子透了底,吴太太到是极满意,不过二人都达成一致,不和宛盈提,明显的厚了小的,薄了大的。
  儿子宏哥幸而没成亲,如今对两个妹子还是极疼爱的,给妹妹的陪嫁到没什么意见,反而说了句,也要给妹子点现钱呀。
  吴老爷点头,可是不打算多给,素知自家妹子掌家惯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女儿的现钱,都会到了婆婆手上,自家的女儿太天真,人说什么是什么,他和太太交待了,教教女儿家务,这一年家事日用都由她负责,让她看看,一个家花费多少,菜钱多少,每月给她固定的钱,让她安排花销。
吴太太点头,也只好如此,以前太娇惯,现在才发现,养成了个不知世事的大小姐。
宛盈回来看妹妹,送了夫家的贺礼,镇长姓乔,乔镇长是极欣赏章云朗,他素知读书人的厉害,那云朗是外面见过世面的,也有些同学往来,都是衣饰光鲜,所以乔镇长并不似别人,贺礼往吴家送,吴家那份让儿媳妇带回去,章家他亲自去了一次,礼物极重,到把章太太吓了一跳。乔镇长说他和章子山(云朗的父亲)一起读书私塾,算起来是师兄弟。
云朗待客到是不卑不亢从容大方,更让乔镇长高看,乔镇长是带着儿子乔彬来的,乔彬现在开着商铺,最是重利,不过他圆滑惯了,表面待人和气。心里不知父亲的用意,但父亲素来奸诈,他不敢多问。
回了家,还是问了一句,不过是个教书先生,这礼太重了。父亲一笑,莫欺少年贫。
然后又说儿子,你呀目光太浅,此后你和他就是连襟了,是亲戚,你是哥哥,要照看他些,不轻慢了人家,越是在高处,越要有风度。不然你将来怎么做镇长。自家亲戚都不顾,谁人服气。
 
  乔彬听了好似有理,他想想,如果要做镇长,是要拉拢些人,那章云朗别的没有,人望极高。
  冬天下了雪,梅花开得极妍,白雪红梅,自然好看。
  宛如不好见云朗,就折了梅花,让哥哥送去,吴宛宏哭笑不得,这妹子,要嫁人了还是小女儿情思。他不好不去,最见不得妹子的眼泪,只好捧着梅花,走过了小镇,镇上的人见了他还奇怪,这是哪一出,他只得低了眉。
 
 
 
烟雨遥------黛如眉
 
 
  云朗别的没有,却有几只极好的花瓶,见了红梅到是欢喜,马上插入瓶中,对着花久久沉吟。
  云朗执笔写了几行字,却是易安的词:
红酥肯放琼苞碎,
 探著南枝开遍末? 不知酝藉几多时,
 但见包藏无限意。 
托大舅哥捎带回去,宏哥突然笑了,感觉这妹子妹夫原也般配,妹妹晓得送梅,妹夫写得回诗,原也是一双玉人,他接了诗,摇头而去。
章太太看了看梅花,叹息一声,这宛如哪里都好,就是太不知世事,都要成家了,不说送针线,巴巴的送枝花,能吃还是能喝。
云朗过来,扶母亲做下,妈,表妹一向如此,天真娇憨,你一直喜欢她呀。
章太太心想,我更喜欢她的家。
想到哥哥必不会亏待了小女儿,她心里舒畅些。
她年纪才四十,可是眼睛已经不能刺绣了,儿子那些薪水,只够喝粥,有了儿媳妇的陪嫁,日子也能松快些,若非如此,章太太才不会同意这门亲事,那宛如看着身体单薄,不是福厚之相。她其实中意“素心阁”绣房的春桃。那个姑娘手一分嘴一分,花绣的好,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她忙,性格活泼,她也知道春桃喜欢儿子,每次都帮着她给儿子缝衣服,可是春桃家里拖累太重,只有五亩地,还有两个兄弟,这姑娘哪里有什么陪嫁呀。
章太太想,如果春桃是她的侄女多好。她喜欢那姑娘爽朗的笑声,喜欢她见了自己一口一个章姑姑的称呼。
现在这些说不得了。
她明白,宛如是她的侄女,自家兄长素疼孩子,哪里能委屈半分,这些年她们母子却也靠了兄长。
宛盈嫁了镇长家,兄长等于和镇长做了亲。
 
 
烟雨遥------杏花春
 
 
 春天来的早,二月初三是章太太的生日,吴家自然要备礼,往年也准备,今年不同,宛如是人家的儿媳妇,自然要给婆婆做针线,宛如到是做了,只是吴太太一看,马上叹气,女儿怎么能在白绫子上做,这是过寿,忙教训了女儿,章太太忌讳最多。
   幸而吴太太早准备了,只让女儿收了针。
   这几个月来,宛如也开始上街买菜,也知道了物价,母亲让女儿必得一天做一顿饭,一直警告她,不可抱怨,你不是你姐姐,镇长家里厨子就三个,你姐姐是少奶奶,你到了章家,虽然有张婶帮忙,你也要学会做简单的吃食,现在教你的这几个菜,都是你姑姑爱吃的。
  宛如到也乖巧,学了熬粥,学了做宫保鸡丁,母亲说,婆婆最爱这道菜。
  小姑娘满心要讨婆婆的欢喜,不过心里有底,姑姑素来疼她,每年都给做一套衣裙,花儿绣得极美,都是牡丹花。
  她莞尔一笑,妈妈,你不用担心,姑母最疼我,我做什么她都说好。吴太太心中叹息,傻孩子,这和以前一样吗,以前你是侄小姐,现在是什么,是儿媳妇。章太太为人清简,刚硬要强,这些年从没向娘家开过口,都是吴老爷借了年节主动给的。这样的人,到是让人敬重,可是相处却有些为难,她一板一眼,言必称规矩,行必是令人不可挑剔。
  其实这样的人家,原不是适合女儿的。
  吴家院子里的杏花开了,宛如感觉杏花和梅花真像,她想起表哥家的院子里极空,就让哥哥送了些杏树苗过去,那个院子,太空了,只有几竿竹子。
  宏哥让人带了树苗,过去和姑母打了声招呼,说今年有喜事,杏花与幸运同音,取个好兆头。
  章太太沉思半晌,原来这院子里也有些桃花梨树,是丈夫过世之后,她就把花木去了, 为的是静心。现在不同的,儿子要成家了,是要吉利些。杏花到是好,名字也吉利。
 
 
 
烟雨遥------眼儿媚
 
 
  春桃的心痛了。
  章家和吴家结了亲,云朗哥成了吴家的女婿,她叹息一声。
  她其实知道章太太喜欢她,可是章太太一直不提亲,她明白了,问题出在家境上。她和母亲提过一次,母亲摇头,章太太不会同意的。我和她关系不错,都是寡妇,都知道艰难。她是苦怕了。咱家原有几亩地,比她家略好些,可是你还有两个读书的兄弟,花销大,若不是你刺绣贴补,也不够用呀。章太太不肯让儿子吃苦了。
  春桃低眉。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难解的哀愁,可是转瞬间,她就笑了,这要给兄弟做衣服,他们长得快,个子又高了。她还有许多的事,母亲需要她的帮忙。
春桃心里的事,只有母亲知道。
  她在街上买布,看见了吴宛如。她们同年纪,小时候还一起玩,那时候父亲还在世,家境还好,她也有时间出来玩。她是长女,父母极疼爱的,就是后来有了两个儿子,父亲对她也是极宠爱的。
  她走到宛如身边,看着她,宛如是美丽的,脸色盈润,十指纤纤,她满是羡慕的看着她,这个小伙伴,要什么就有什么。
  宛如抬头看见春桃,欢喜的拉了她的手,春桃是你呀,好久不见你了。
   春桃也笑笑,有些不自然,她装做不经意的指着货架上的布料,趁机抽出了手,你也买布料呀。宛如笑笑,是呀,我妈让我给表哥做个长衫,你说选什么颜色好。
  春桃的心一动,指了姜黄色,这个颜色也不显眼,看着也柔和。
  宛如点对,好的,就听你的。
  二人买了布料,宛如拉着春桃的手,去我家坐坐,我妈还念叨你呢。
  吴太太看见春桃眼前一亮,好亮丽的女孩子,圆圆的脸盘大大的眼睛,一笑两个酒窝,一脸的福相。
 
(责任编辑:君如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 上一篇: 混 乱
  • 下一篇:没有了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0-10 08:10
ad